一趟临客的91小时记者跟车记录春运高峰现

2019-06-10 04:28:48 来源: 贵港信息港

一趟临客的91小时 跟车记录春运高峰现状

“硬代散”让卧铺车厢坐更多的旅客 餐车改成了旅客车厢   □首席张鸿飞通讯员郭强实习生李晓波文图   核心提示   “三六九往外走”是一句人人皆知的老话,说的是出门要择吉日。1月28日18时59分(农历正月初六)从洛阳始发的L174/1次列车,就是铁路方面为了应对春节过后的高峰客流,临时加开的一趟旅客列车,目的地为广州西站。   当晚,登上了这趟列车,南下。   A   南阳一站,上车旅客2643人   1月28日,农历正月初六。18时59分,L174/1次列车正点从洛阳站开出,南下广州。   本次列车的包乘组是郑州铁路局郑州客运段广州二队临时组建的。跟车添乘的广州二队副队长张志勇说,其中,26名乘务员来自队内各车组,另有13人是从洛阳铁路培训基地抽调的老师。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这趟旅客列车上竟然没有旅客。“这趟车其实就是专门为南阳、邓州两地去广州的旅客发的。”乘警朱书伟说。   这趟列车编组18节车厢,除了一节宿营车和餐车外,其余16节车厢全部是旅客车厢。为了尽可能地满足旅客出行的需要,铁路方面推出了临时措施——硬代散,把卧铺车厢改成了硬座,一个下铺坐4位旅客,中铺存放行李,上铺睡人。   列车一路向南,23时31分抵达南阳车站。张志勇,乘警朱书伟、巴林走下车厢。值班列车长陈红梅也跛着脚来到站台上。一周前,陈红梅的右脚脚背骨折,但为了这趟临客,坚持着上车值乘。朱书伟说,陈红梅的丈夫也在洛阳铁路公安处工作,大年初三就下到了内乡火车站执勤。   55分钟后,L174/1次列车开出南阳车站。车站方面向列车提供的旅客数显示,南阳站上车旅客为2643人。   陈红梅说,正常情况下,这趟列车运送的旅客数在1400人至1500人,南阳一站上客人数已经超员,全程超员数将达到百分之百。   次日,1时17分,L174/1次列车到达邓州车站,上车旅客122人。3时许,襄阳车站,上车旅客216人,14时许,益阳车站上客23人。本次列车向广州运送旅客3004人。   B   两乘警抽查旅客身份证件、车票1266人   列车自南阳车站开出,乘警朱书伟、巴林就开始了例行巡查。   “按照规定,白天行车,乘警应一小时巡查一次整趟列车,夜晚45分钟巡查一次。”朱书伟说,“乘警的工作很琐碎,大到抓逃犯,小到旅客之间的磕碰、纠纷,啥事儿都要管。”   告别石门站,列车一路向南,天亮了,沉睡的旅客纷纷醒来。朱书伟、巴林开始抽查旅客的身份证件、车票。 [1][2]下一页列车在湖南益阳车站停靠时,朱书伟、巴林已抽查了1266位旅客的身份证件和车票,直到查验身份证专用的“神思”断电无法开机。   马春召今年48岁,此次被抽调来担任L174/1次列车餐车领班。餐车蒸饭的铁桶一次能装50斤大米,盛百十盒盖浇饭。马春召说,具体蒸了多少米饭,他也记不清了,“我要确保餐车有足够的饮用水,否则,旅客就没饭菜吃了。”   L174/1次列车在襄阳车站补充水源后,就转道离开了设施好的干线铁路,进入地方支线铁路。   因是临时加开的绿皮旅客列车,每个车厢的储水箱较之空调车小,为整趟列车供应开水的4个锅炉还需要烧煤,不像空调列车每节车厢都有一个电热水器,所以,列车离开襄阳站两三个小时后,便遭遇了水荒。开水也供不应求,尽管乘务员守在4个烧煤的锅炉旁,及时添煤,但水仍然迟迟不开。   一些无法泡方便面的旅客出现了抱怨,而乘务人员能做到的是,和颜悦色地一遍遍向旅客解释,说一声对不起,请原谅。   1月29日13时40分,列车到达湖南益阳车站。张志勇来到站台上督促站务工作人员为列车补充水源,但由于该站的加水设施问题,首车18号宿营车竟然无法补水。   益阳车站距广州还有700公里左右,列车全程不停靠,也就意味着在益阳站补的水一直要坚持到广州西站。   C   孕妇陈女士:下次我还坐你们的车   怀有身孕的陈玉婷和老公倪培佳是在南阳车站上的车,3号车厢。因没有座位,陈玉婷便和老公放下行李挤到了8号车厢,希望能补一张卧铺票,但卧铺票也没有了。无奈,夫妻二人只好在餐车卖饭处的角落里坐下。一位姓徐的大学生看到陈玉婷隆起的肚子,把自己携带的小折叠凳让给了陈玉婷。   朱书伟在车厢巡查时,徐姓大学生叫住了他,请他帮助陈玉婷找个座位。朱书伟当即在餐车里找到几位旅客,说明情况后,一位旅客爽快地让出了自己的座位。   陈玉婷说,他们春节前是乘大巴从广州回南阳的,一张车票470元,上车之后,车主每张票强行加价了35元,算下来一张车票是505元,“每张票加价没关系,但在湖南境内塞车,路上竟然走了4天。”返回广州时,二人选择了乘火车,一张车票才88元钱。   1月30日凌晨1时许,L174/1次列车就要抵达目的地广州东站了,朱书伟、巴林催促倪培佳赶紧返回3号车厢去取行李,倪培佳不放心地看了看妻子,说到站停车之后再去取行李。朱书伟、巴林见状,提醒倪培佳,列车到广州东站只停30分钟就要启程回河南,让倪培佳放心去取行李,他们负责将陈玉婷送下车,等他。   1时20分,L174/1次列车停靠在广州东站,巴林提起陈玉婷的大提包,和朱书伟将陈玉婷护送下车,直到倪培佳背着行李赶过来。   “谢谢啊,下次我还坐你们的车。”陈玉婷、倪培佳连声道谢。朱书伟、巴林目送着小两口融入出站的人流之中。   D   列车4次“更名”,乘务人员不换   1时50分,列车再次启动,风驰电掣,向北方。   整趟列车除了之外,再无一名乘客。   从广州东站发车时,L174/1次列车已变更为L172/3次列车,目的地是北京西站。   L172/3次列车返程后的个上客站是邓州,从邓州到洛阳东站,车次为L8014次,从洛阳东接续开行北京西站,车次为L398次。从北京西站载客返回洛阳时,车次为L397次列车。   “用铁路上的行话来讲,这趟列车是大交路,全体乘务人员要从北京西站返回洛阳后才能休班,列车入库检修。”张志勇说,为了保春运,郑州铁路局有6000多名机关工作人员下到了路局发出的列车上,从事乘务工作。   2月1日(农历正月初十),14时许,历时5天91个小时,这趟从洛阳开往广州,再从广州返回洛阳,接续开往北京西站,又从北京西站返回洛阳,其间4次“更名”的旅客列车,终于顺利到家了。   朱书伟发来短信称:趟车(包括广州、北京方向及返程洛阳)运送旅客4895人,调解旅客纠纷两起,整个行程平安、顺利。 大河报

前一页[1][2]

管理软件平台
疮的症状
小程序自己可以开发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