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行世界 第五章 初习剑法

2020-01-16 14:47:42 来源: 贵港信息港

九行世界 第五章 初习剑法

“狂剑法的特diǎn是招法大开大合,颇有威势,而且后剑更比前剑强,一旦发挥出实力那将会越战越勇,彻底击溃对手的斗志,虽然表面上是一力降十会的笨法,但是真正使用起来,是非常得心应手的,攻击力很强,威慑力很大。”

一边説着,聂华一边指了指天星手中的剑,道:“你用这把剑练习,先看我做示范。”

聂华抬起手中精钢长剑,轻轻将剑举过头dǐng,然后猛地一个竖劈下来。

就在这一瞬,聂华的全身气势发生了翻天巨变,他手中的精钢长剑如龙如虎,招式快得让人眼花缭乱,风声呜呜响动,道道剑影笼罩在聂华身周,锋锐气息划破空气发出的声响直刺人鼓膜,聂华越舞越快,四方进退无所不能,刺,划,砍,劈,招招令人心寒,完全是勇者一般的进攻,令人喘不过气来,看上去这剑法十分繁琐,其实全部都是为简单的横劈,竖劈,半转身挥砍罢了,但是当他们组合在一起爆发时,完全成为了另一番令人胆寒的景象。

金铁齐鸣之声响起,那把质地还算不错的精钢长剑竟然发出一阵噼噼啪啪的声音,竟然都有diǎn受不了这过度的爆发了,突然,聂华剑锋一稳,带起空中发出的嗡嗡声响,离地一米腾空而起,一道竖劈直接砍向天星:“接招。”

天星大为慌乱,聂华手中拿的是精钢长剑,自己手中是竹剑,无论如何自己也接不下啊,而且聂华的实力远远在自己之上,剑法更不是自己能够比拟的,两者根本就是毫无可比性。看着聂华越来越近的剑影,天星咬一咬牙,身体猛然后撤,剑尖挥出,diǎn向聂华的剑锋,这是他的办法了,完全是在危急时刻想起的。

聂华的剑尖就那么劈在了天星的竹剑锋上,一声闷响,天星的竹剑直接被打得下砸在了泥土上,强烈的冲力引得天星手腕一阵阵痛麻,他才发现,聂华原来刚才是用剑背轻轻拍在了自己的剑尖上。而在这一击之后聂华却是占尽了气势上的先机,手腕一翻,一个三百六十度转身,狠狠一个十字切斩向天星。

天星一咬牙,实在挡不过了,手中竹剑猛然刺入地下,院前的土地非常松软,剑尖直接刺入了土中,天星右手一撑,努力一跳,直接跃到了竹剑的另一端,与那道十字切擦肩而过,分影隐踪还是在对战中起到了一定的效果的。

那把刺在地下的竹剑虽然没有正面碰上十字斩,但是与精钢长剑的锋锐悄悄摩擦,也是使得那把绿莹莹的竹剑猛地翻起,在空中飞旋了几圈,重重抛了出去。

精钢长剑猛然一停,聂华抬起舞剑的右手,喃喃的道:“不知多久没有挥舞过这狂剑法了,师父……师父……”

旋即,他便对天星道:“看到了么,狂剑法一旦用出招,那么接下来的攻势便将如滔滔江水一般一浪接一浪,这就是它的优胜之处了,快去把你的竹剑捡回来,我教你狂剑法的式。”

“横斩、切,然后身体后仰,倒翻后刺,用出分影隐踪的基本招法,然后身周围斩,低头、弓身……”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在聂华的教导声中度过了,这是天星次接触实战的剑法,自然大感兴趣,狂剑法的开头几招,他已经学得差不多了,而对于这强攻输出型的狂剑法,天星也是不断在学习中有了一定的认识和感悟。不愧为大开大合的硬剑法,每一招一式都充满了霸气,天星才刚刚习武不到半天的时间,却是已经大吊胃口,准备跃跃欲试试验这剑法了。

傍晚来临,剑法训练结束。天星简单的清洗了一下之后,来到了院子中,聂华正巧拿着一本薄薄的黄皮xiǎo册子走过,见到天星便道:“天星,这是狂剑法的剑谱,是我师父……是我师父给我的,你拿去看看吧,观摩一下或许对你的修炼有所帮助。”

接过聂华手中的那本xiǎo册子,天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其中传来的手掌余温,轻轻将剑谱揣在怀里,天星望着聂华垂纱的身影,喃喃想説些什么,却是还没有説出来,他虽然只是一个孩子,但是却也能看得出来,聂华和他的师父,恐怕有説不清道不明的感情。

diǎn起蜡烛,天星正坐在床头翻阅着那本黄册子,xiǎo册子很薄,都是用线装订起来的,纯粹是由手写而成,足可见其年代久远,但是xiǎo册子中记载的却很全面,关于剑法修炼的介绍,甚至有些地方还配有手绘的插图讲解,一边看天星一边啧嘴,想要绘制这么精致的一本xiǎo册子,恐怕要费不少的心思。这本xiǎo册子上的剑法非常标准,结合自己所练,天星顿时有了更加清晰的记忆和更透彻的了悟。

聂华在自己的房间之中,仅仅一墙之隔,以他的实力,自然清晰地感觉到天星在灯下翻阅剑法书册的情景,缓缓叹了一口气,聂华先是慢慢地摘下自己无时无刻不戴着的斗笠,再次缓缓解下那一尺垂纱。

露出的,竟然是一张无比丑陋的面庞,不,准确的説,那不是先天性的丑陋,而是由于受到无可挽回的毁容性创伤而造成的,他从头皮开始,一直延续到下颌处,都有一道道深深的裂纹,更可怕的是,他的整个面庞都因此而扭曲,呈现出一股令人胆寒的紫黑色,道道血管透过已经干瘪的皮肤依稀可见,简直就不像是一个正常人类该有的容貌了。

聂华坐在自己的房中沉思了好一会儿,约莫到半夜时分,他屋中的灯火终于熄灭了,而天星在观摩一阵剑谱之后,早已休息。xiǎo院重归宁静。

推开房门,聂华仍然是戴着斗笠和黑纱出现在天星身前,此刻早已日上三竿,天星却还在房中观察剑谱,越是看他就越发的有兴趣,这狂剑法实在是太过于精妙了,虽然他不懂修炼,但是昨天下午修习了一个下午的剑术,加上自己有一些独到的领悟,再阅读这剑谱,就是别有一番情趣了。

“天星,今天我们去山中一趟,寻找一些老药,为你打下更深厚的基础,你就可以修炼了,带上竹剑,准备跟我走吧。”聂华的声音很温和,看到有这么一个弟子,他也是很开心的。

天星答应一声,转身简单收拾了一下自己,没有让聂华久等,他已经提上竹剑跟了出来。聂华手中所拿的,正是挂在修炼房上的那柄赤红色长剑。想起那柄铜红色的巨剑,天星现在还有些惊惧呢,当时就是因为触碰了一下那柄红剑,自己就直接晕了过去。

铜红色巨剑被聂华单手提着,天星才发现,那柄红剑似乎比自己感觉中的还要长,大约有五尺长短,也更宽一些,感觉十分厚重沉朴,其实天星不知道,这柄剑可以弹出二尺火晶红刃,属于不错的一把武器了,其实如果将它的长度完全打开,足有六尺长,一尺多宽,可是一柄巨剑了。

聂华将那古铜红色的巨剑剑背搭在自己肩膀上,很是轻松的道:“走吧天星,我们出发了,一路上我们会遇到各种猛兽,甚至遇到灵兽,你要跟紧了我,同时也注意在实战中观摩领悟。”

天星diǎn头道:“是,师父。”

他对聂华有着的信任,聂华是他的师父,是陪伴他的人,在他心中,已经隐隐将聂华当做了父亲,聂华有的时候对他很严厉,修炼方面要求极高,但是从未对他打骂怒斥,反而更多的体现出一股关心与照顾,更让天星心中倍涌暖意。

虽然聂华戴着斗笠和长纱,自己看不见他的容貌,不过聂华的语气就足以説明他此刻的表情,这diǎn天星还是了解的,他也知道,聂华是真的对自己很好。

灵兽,可以理解为猛兽中的武师,它们在长久的演变历史中也研发出修炼之术,高阶灵兽的智慧完全不下于人类,可以口吐人言,也有极强的实力,灵兽一般都都栖息在深山之中,常人一般不会去触怒灵兽,普通灵兽其实有很大的价值,皮可做铠甲护套,灵兽骨的药用价值极高,对修炼的武师有很大益处,所以灵兽制品在在大陆上一向是非常稀贵的。

九行大陆这片陆地,被三大帝国和武盟所割据占领,三大帝国从北向南分别为北冥帝国,天罗帝国和南疆帝国,三大帝国实力相当,在短时间内也都维持了和平的局面,天星他们所在的这片森林就是位于地理位置极好的天罗帝国首都天罗城郊区的山脉之中,山脉很大,绵延一片,其中也倒是有很多灵兽栖息。

临城县中医医院
谷城县人民医院
治牛皮癣成都哪家医院好
菏泽哪家医院治疗妇科好
泰州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