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策长安

2019-06-25 19:41:52 来源: 贵港信息港

“咳咳!”楚凌被喝到口的茶水呛到了,忍不住低头一阵闷咳。∈杂ξ志ξ虫∈好不容易缓过来了方才抬眼去看坐在自己对面的杨宛吟心万分诧异,这姑娘看着脑子没问题啊?怎么会在她面前说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话来?被楚凌如此打量,杨宛吟的脸有些红晕,垂眸道“公主是不是觉得我…不知羞耻?我知道,我这样……”楚凌摇摇头,看着杨宛吟道“杨小姐应该记得,昨晚南宫御月已经明确地拒绝你了。而且……说实话,我个人认为他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南宫御月那种蛇精病,一般人真的是消受不起,至少楚凌觉得她自己肯定是消受不起的。杨宛吟却显然并不这么觉得。望着楚凌,杨宛吟摇了摇头道“宛吟是真心倾慕南宫国师的,还请公主成全。”楚凌蹙眉,看着杨宛吟有些无奈地道“杨小姐,你不觉得…你找错人了么?算你真的对北晋国师一往情深,你找我有什么用?更何况,我为何又要成全你?”杨宛吟咬了咬唇角道“我知道,北晋人想要公主和亲北晋。”“所以?”楚凌偏着头有些好地看着她,很想要知道这位平京美人儿对朝政有什么样的看法。杨宛吟道“我愿意代替公主前去和亲,只要…和亲的对象换成北晋国师。”楚凌沉默了半晌,有些失望决定收回先前觉得这姑娘脑子没问题的想法。这哪里是没问题?这分明是病得很重。手指轻轻在桌面敲了两下,楚凌淡淡道“杨姑娘,且不说以你的身份有没有资格代替我去和亲,你可想过本宫到底需不需有人代替去和亲?”杨宛吟脸色微变,望着楚凌道“朝那些大人一定会同意的,陛下…陛下算疼爱公主也不得不为大局着想。公主难道觉得以你的一人之力可以与整个朝堂相抗衡么?”楚凌撑着下巴有些懒懒地道“哦?便是如此…杨姑娘,你只是一个伯府嫡女而已。如果貊族人一定要本宫和亲,自然容不得有人替代。如果貊族只是想要与天启和亲而已,那么多得是郡主,县主或者是公府的千金代替本宫去,好像也轮不到你。”一句话,安伯府的千金的身份,做实事不够看。“我……”大约这辈子还没有人如此不客气地跟她说过话,杨宛吟的脸色有些苍白。楚凌身子微微前倾,仔细打量着她美丽的容颜,低声道“更何况,算我帮了你,你真的不怕南宫御月一掌拍死你么?南宫御月在北晋的名声,你远在天启可能没听说过。姑娘,曼陀罗虽美,但却是有剧毒的啊。”对于楚凌的话,杨宛吟眼底却是不以为然的。昨晚的事情确实对她打击很大,但是却没有让杨宛吟彻底放弃希望。今早出门之前她对着铜镜看了自己许久,告诉自己昨晚北晋国师拒绝她是因为天色太暗了,根本看不清楚她的容颜。这世……没有男人会拒绝她这样的绝色美人。杨宛吟眼睫颤了颤,低声道“公主以为…每个人都能如您这般幸运么?”楚凌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忧伤的美人儿。幸运?她还是次知道原来楚卿衣在别人眼竟然是称得幸运的?不说从小过得惨兮兮的楚卿衣,算是她楚凌这几年的日子也称不有多幸运吧?只听杨宛吟道“公主身份尊贵,貌可倾城,又有陛下和襄国公府保护,还有长离公子那样的如意郎君,事事顺心如意。但是…我出身安伯府,虽有爵位却不过是只有虚衔的空架子罢了。空有这京城美人的称号,我尚未及笄被父亲订给了惠和郡主的嫡孙。”说到此处,杨宛吟的眼角也湿了,看去当真有几分楚楚可怜。杨宛吟抬头看着她道“我从小便苦读诗书,勤习琴棋书画。空有着这些名声有什么用?却只能嫁给一个注定了一事无成的纨绔。凭什么!”楚凌皱眉,这世的人从来都只看得到别人的好运,却看不到自己的好运。淡淡道“说到底,是你看不周家公子,所以才想要嫁给南宫御月么?只是杨姑娘,你这跨度是不是有点大了?另外,以你的容貌才情,既然不喜欢周公子设法退婚便是,以你的胆量,想必也不愁找不到人替你出头。实在是没有必要拿自己的名声和性命冒险。”杨宛吟冷笑一声道“这京城里有几个人敢为了我得罪惠和郡主?纵然有也愿意这么做的人,还不都是跟周羡之一样的纨绔子弟?”说到底,安伯府实力太弱,真正有本事有志向的青年才俊自然不会为了这样一个人家的女子坏了自己在官场的名声。肯这么做的多半都是喜好渔色的纨绔子弟。若是如此,岂不等于是从一个坑里爬出来又跳进了另一个坑里?骄傲如杨宛吟自然不会这么做。因此,杨宛吟若是想要换一个自己满意的夫婿,只能离开平京了。而恰好又让她遇到了南宫御月,恰好南宫御月又是如此的卓绝,身份地位尊贵无,放眼望去,整个平京的世家公子没有一个人能够得。甚至在杨宛吟看来,即便是未来的神佑公主驸马也是不过南宫御月的。长离公子起南宫御月的优点大概也是他不是貊族人了。这样的一个人……杨宛吟怎么能不喜欢。只要能够成为北晋的国师夫人,她不仅从此一跃登天,甚至从某方面来说是超过了神佑公主的。楚凌有些好笑地看着杨宛吟眼底的神色,有些叹息地摇了摇头。杨宛吟见楚凌不为所动,也有些失望。“公主,我……”楚凌抬手阻止了她想要说的话,淡淡道“杨姑娘,你的想法和处境我能够理解,但是这件事恕我无能为力。”杨宛吟眼神一黯,望着楚凌没有说话。楚凌道“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杨姑娘有想要改变自己未来的心情我也能够理解,但是…有些时候,有些事情,还希望姑娘能三思。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罢便站起身来向楼下走去,杨宛吟在身后有些着急地道“公主宁愿为了帮官夫人而得罪官丞相,为何不愿意帮我?这对公主并无什么不利之处啊。”楚凌回头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转身下楼去了。没能说服楚凌,让杨宛吟十分的失望。她有些怔怔地在桌边坐了好一会儿方才站起身来,越过窗户正好看到楼下楚凌走出去地声音。不远处对面的街角,君无欢站在街边等着她过去,两人说笑了几句便并肩消失在了街角处。杨宛吟神色染了几分幽怨,为什么…为什么她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呢?楚凌和君无欢并肩走在回公主府的路,君无欢听这楚凌说起杨宛吟的事情,也很是有些惊诧,“这位平京美人儿,大约是眼睛不太好。”楚凌偏着头含笑看向他道“怎么?人家看不你却看了南宫御月是眼神不好了?”君无欢摇头道“昨晚南宫那个态度,稍微有点眼力的姑娘都知道要退避三舍了。”君无欢没说的是,杨宛吟也未必是看不她。只是跟皇帝宠爱的公主争夺男人,未免太过冒险了一些。杨宛吟自诩是聪明人,自然不会做这种傻事。楚凌摇头道“美人儿总是自觉有些额外的资本的。”杨宛吟被平京的权贵们捧着太多年了,大约也从未受到过什么挫折所以才对自己的容貌极度自信。哪怕是她百般看不,觉得十分委屈的未婚夫,对她也同样是捧在手心里的。楚凌是见过杨宛吟的那位未婚夫的,长相能力确实也都算不出众,但是也不算是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只是跟君无欢,南宫御月,拓跋胤甚至是桓毓这些人起来,稍显平庸罢了。不过那小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有点怕她。楚凌还曾经认真思索过,自己是不是什么地方吓到他了。毕竟也算是宗室亲近,每次见面都一副恨不得拔腿跑的模样也不太好看。传出去人家还以为她神佑公主对人家做了什么呢。杨宛吟大约是对自己的容貌太有自信了,才会认为只凭借自己的容貌可以迷倒南宫御月。不过这也从侧面证明了安伯府确实是有些没落了。杨宛吟哪怕稍微有点常识该知道,算她真的能帮她让南宫御月娶了她,她将来再北晋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的。她记得安伯夫人不是这种画风啊,这个杨宛吟到底是怎么事儿?君无欢淡定地道“其实,杨宛吟跟南宫还是挺般配的。”“嗯?”楚凌有些惊讶,侧首一看发现君无欢似乎是认真的。君无欢道“南宫挑女人只看脸,杨宛吟那张脸还是不错的。”“……”原来在长离公子眼,南宫国师竟然是如此恶俗的人么?君无欢似笑非笑地看着楚凌道“阿凌以为他有多挑剔么?他不需要女人有多聪明,多厉害,反正在他眼谁都没有他聪明。相反的…蠢一点的说不定还能活得久一点。如果那个杨宛吟不要求名分,不要感情也不自作聪明的话,说不定能跟着南宫几年。”楚凌蹙眉道“你说的是……侍妾吧?”君无欢道“你以为他会成婚么?”如果是阿凌的话,说不定南宫御月真的会愿意成婚。可惜,君无欢却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楚凌叹了口气,摇摇头道“罢了,反正这事儿也不关我的事,杨宛吟要怎么折腾让她去折腾吧。我只怕,她折腾到一无所有。”“那也不关阿凌的事儿。”君无欢道“阿凌这两天小心一些,公主府周围有不少眼线呢。”楚凌点头,“北晋人?”君无欢道“找楚蝶衣和嫣儿的。”楚凌点点头,“我知道了。”楚蝶衣突然失踪的消息自然是瞒不住的,永嘉帝虽然早将这个冒牌货抛在了脑后,但是也不妨碍他趁机拿这个冒牌货发作安信郡王一番。特别是在早朝安信郡王府一派的人隐隐有些将楚蝶衣失踪的事情牵扯到神佑公主身的时候。永嘉帝自然是毫不客气地怒骂了安信郡王一顿,直将他骂的灰头土脸。一向性格温和的永嘉帝在朝堂发了这么大的脾气,不仅是安信郡王满朝下的官员也都吓了一跳。心越发的肯定陛下当真是对神佑公主宠爱有加了。没见么,那楚蝶衣失踪了生死不明,陛下半点也没有在意反而是因为牵扯神佑公主而大发雷霆,可见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相信过那楚蝶衣的身份。下了早朝出来,安信郡王脸色难看的从宫里走出来,身边除了几个安信王府的亲信周围几乎都没有了。倒是襄国公身边围着不少人,十分热闹的模样。安信郡王看在眼里,脸色又沉了几分。“王爷,陛下那里……”安信郡王身边有人低声道,“陛下对安信王府的态度实在是有些不妙啊。”安信郡王自然是知道的,但是却也并不如何恐慌。只是微微蹙眉低声道“陛下这段时间对本王的态度确实有些不好。”“王爷,皇嗣的事情该提起来了。”有人压低了声音提醒道,“若是让陛下生出了别的什么心思……”“别的心思?”安信郡王微微扬眉。那人低声道“神佑公主。”安信郡王一愣,很快反应过来皱眉道“你是说……不可能!天启没有这个规矩。”皇室传承从来没有从女子这一方的。随意自古以来即便是没有皇子的皇帝也只会从宗室过继而不是选择招一个女婿生一个外孙。算神佑公主将来生下了子嗣,在天下人看来那也不是楚氏皇族的血脉。身边的人叹气道“不得不防啊。”安信郡王垂眸思索了片刻,点头道“本王心里有数。”另一边,襄国公身边的气氛可轻松多了,几个官员围着襄国公问的都是神佑公主的事情。譬如说昨天晚在湖发生的事情,对此襄国公很是无奈。昨晚的事情他也是后来才接到消息的,南宫御月的宴会都结束了他才知道君无欢在同样一片湖竟然还搞出了那么大的阵仗。而且公主看起来似乎还挺受用的,昨天跟君无欢一起入宫求了陛下提前婚期。陛下昨天也招他入宫商量了不少时间。看着眼前兴致勃勃地众人,襄国公摸着胡须笑吟吟地道“也没有什么大事,大概是…陛下觉得咱们这平京皇城应该多一桩喜事。”众人一愣,有些反应过来了,道“国公的意思是……”襄国公摆摆手笑道“我没有什么意思,随口一说罢了。”“……”真的是随口一说么?才怪!多一桩喜事?陛下是什么意思?难道陛下想要提前让公主和长离公子成婚?想到如今还虎视眈眈的貊族人,倒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原本是陛下自己示意钦天监尽量选择靠后的日期的,如今却又要换了。这个……说起来不太好听啊。倒也有人觉得这样不错,毕竟公主和长离公子平时交往甚密,还不如早早成婚了也算是名正言顺。众人围着襄国公激烈地讨论起这件事来,倒是将襄国公本人给忽略掉了。襄国公悠然地轻抚着胡须,一边听着众人的议论一边在心里思索着该如何做才能将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题外话------啦啦啦~二更同样会较晚,亲们可以明天看哈~

百色的专科医院治疗牛皮癣
济源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泰安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