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女配修真记

2019-06-26 04:37:52 来源: 贵港信息港

不过此时此刻就算洛初再怎么诧异洛青容怎么会在这里都不是重要的事,她眯着眼睛一跃而起。释,我来了。“哼!你果然图谋不轨!”东青域域主急急向后退去,而西白域域主、南朱域域主以及北玄域域主冲了上来挡在东青域域主的前面,他们动作流畅毫不停歇,看来是早有准备。“就凭你们?”洛初勾了勾嘴角,无数炽热的火焰在她的身边徐徐燃烧,她整个人藏于烈火之中,烈火是她的武器,她就是烈火,她就是武器!“斩!”洛初冷喝一声,双手向前推去,无数兽影重重叠叠自她的掌心冲出,其力量惊人,出现那一刻,方圆百里霎那之间荒芜一片,不少实力稍弱的强者闷哼一声喷出一口鲜血。就连西白域域主、南朱域域主以及北玄域域主都是连连向后退去。妖兽的怒嚎响天震地,其势滔天。上古二十八神兽恢复前世的记忆,此时此刻他们不再是上古妖兽的转世或者后代,此时此刻他们就是曾经叱咤风云响彻三界的上古二十八神兽!他们和他们的主人在一起,完成主人的命令,至死方休!上古二十八神兽与三位域主厮杀在一起,洛初眯着眼睛,嘴角划过一丝嗜血的味道,一直提防着她的东青域域主一时都没有放弃对她的监控,却不想她竟然凭空消失了。东青域域主一惊,他稍微愣了一下立刻转过身去,一束火焰擦着他的肩头而过。他侧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衣料烧焦了一块,肩头隐隐发疼。“哼,真是不知好歹!”东青域域主地位崇高,过了几百年受人尊敬的日子,如今遇到一个总是来挑战他权威的女人,他终于忍不住了。他小心翼翼将上神沉睡的魂魄收入乾坤袋中,而后调动全身的元力朝着洛初冲了过去。砸了的场子自然要亲自找回来!在东青域域主将云释沉睡的魂魄收入乾坤袋时,洛初的愤怒如她周身的烈火一般!他怎么可以将云释收入乾坤袋中?怎么能将她的上神放进他那个破袋子里!“啊!”洛初仰头一声怒吼,磅礴元力将地面震碎。一柄由烈火凝聚而成的巨斧逐渐形成,洛初纤细的十指缓慢而坚定的握上斧柄,她红着一双眼睛冲着东青域域主杀了过去!巨斧劈下,大地震动,巨斧横扫,其势滔天。过程中不知道多少强者被殃及。“三绝之力!”东青域域主使出全力,源源不断的元力自他的双手掌心溢出,一团金色的光盘逐渐形成。洛初看着朝自己攻击而来的金色光盘毫不慌张,她小小的身子举着巨斧毫不胆怯的迎战!“轰!”巨斧与光盘相遇,一声巨响震得众人双耳发疼。两股力量相互僵持不下,只是这种僵持是十分短暂的。只听又一声巨响,东青域域主所凝聚而成的金色光盘已经灰飞烟灭。洛初冷着一张脸,完全没有因为取得的胜利而高兴。她猛地转身,只见另一个金色光盘冲了过来,比之刚才的光盘所携带的力量更为强大。洛初早料到如此,因着她有所准备,可以说是相当稳妥的接招。烈火巨斧和更加强势的金色光盘再一次相遇,洛初左手手腕翻转,一股灵动的蓝色光芒自她的手腕灌入她双手所握的巨斧之中。突然之间,烈火巨斧的力量比起之前更加惊人。“轰!”东青域域主第二次凝聚而成的金色光盘再一次被洛初碾为灰烬!东青域域主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已经落了下风而有任何慌乱,他睥睨着洛初狂傲道:“这只不过是先练练手罢了!”语毕,第三个金色的光盘从天而降,而势骇人。洛初皱了皱眉,又很快舒展开。既然迎战,何来退战一说?“破!”当烈火巨斧和金色巨斧第三次相遇时,洛初突然之间大喝一声,其双手所握的烈火巨斧霎时间粉碎。东青域域主还来不及高兴,只见一柄充满寒意的大刀被洛初握着,原来烈火巨斧之中竟然藏着一把刀!听说过“刀中刀”、“剑中剑”,这“斧中刀”倒是次见着儿。洛初低下头看着手中紧握的这柄刀,双目中的嗜血味道又添了几分。刀中刀,那是穆璃月的绝招。想到穆璃月为了给自己报信死于非命,洛初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沸腾了,她赤着一双眼睛瞪着东青域域主,血债血偿!洛初有着这把刀,其攻击力又是提高了不少,大有所向披靡之势。东青域域主凝出的这金色光盘的光芒在一点点减弱,而东青域域主本人也是连连后退,有些狼狈。西白域域主、南朱域域主以及北玄域域主都感觉到了东青域域主落了下风,可是他们现在没法帮忙,因为他们正被这二十八头神兽缠住,已然焦头烂额,自顾不暇。东青域域主猛地吐出一口精血,一束青色的影子掠过,挡在他的身前。洛初看着面前的洛青容一时愣住。“杀了她!”东青域域主发布施令。洛青容果然听从东青域域主的话朝着洛初发出猛烈的攻击。“轰隆隆——轰隆隆——”雷云翻滚,瓢泼的大雨砸下来,无数惊雷汇聚在一起,发出刺耳的声响。洛青容右手举起,刚刚指天。惊人的雷之力猛地灌入他的身体,灌入的那一刻,洛青容的整个身体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身体扭曲,面部狰狞。“洛青容!”洛初冷喝一声,她已经看出来此时的洛青容受制于人,对她出手并非本意,所以希望唤起他自己的意识。然而洛青容却像一座锋利的山峰一般朝着洛初冲了过来,他冲过来的过程中,一柄雷鸣之剑逐渐形成。所谓雷鸣之剑,即能够发出雷鸣之音。洛初无奈,只得挥着烈火之刀迎战。“砰砰砰!”两个人连连交手,看似简单,其实每一招都是凌厉的杀招,稍有不慎自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结果!他们两个厮杀在一处,而那些围观的强者竟是会受到殃及。他们两个每一次挥出的力量总是会“误伤”。“碰!”雷鸣之剑与烈火之刀再一次相遇,洛初与洛青容两个人的距离十分得近。洛初深深望着洛青容的眼睛,再一次尝试唤醒他。“洛青容,你看清楚我是谁!”然而洛初在洛青容的眼中什么都没有看到,里面空空的,没有一丝情绪。大地颤抖地更加剧烈了,无数影像凭空浮现,人们抬起头呆呆望着呈现在眼前的影像。这整片大陆之上不同地方都在此时发生了动荡,山体崩裂,江河逆流。无数普通的凡人惊慌失措,恐惧非常。“怎么会这样?”“世界要毁灭了!”“我就知道咱们做的是要遭天谴的事!”影像同时惊动了四大域主,西白域域主剧烈喘息着,他朝着东青域域主大喊:“人呢!快将顶替的人送过去!”东青域域主此时脸上已经早就不见了之前的自信满满,他瞪着洛初只怪这个女人坏他大事。“回来!”东青域域主大喊一声,朝着洛青容再次发出命令。举着雷鸣之刀朝着洛初砍去的洛青容一僵,而后不再管洛初攻击而来的刀,转身就走。然而,迟了。烈火之刀贯体而出。原本两个人都是朝着对方挥出武器,可是洛青容收到撤离的命令,完全顾不得此时的危险立刻转身,于是洛初的刀毫无阻碍的刺进他的身体。“嘀嗒!”鲜血沿着刀背淌下来,落到地上。洛初愣愣地看着洛青容的背影,脑海中浮现一幕幕曾经的记忆。他是她的未婚夫,然而她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他们的婚约一直被人耻笑着。在还不懂情爱的年纪里,洛初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告诉她:总有一天要站在他的身边,成为配得上他的人,成为他可以侧目的人。而等她真的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引他注视时,等她终于等到他的那一句:待这里的事情结束了,我们一起离开如何?洛初却已经不再是那个仰望着他的小姑娘,苏醒的记忆让她知道她的心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小角落装过他。他的无视,他的帮助,还有他的伤害。一幕幕在洛初的脑海中划过,洛初怎么也没有想到,再一次相遇,会是这样的结果。几乎是在一瞬间,洛青容身上的戾气散去了,那股恐怖的力量也缓缓退去。他艰难的回头,望着洛初。洛初知道他醒了,那双眼睛已经告诉了她太多的信息。洛初猛地将刀抽了出来,洛青容一口血喷出,而后无力地滑倒,跌坐在地。“你!你!你毁了我的杰作!”东青域域主的声音透着疯狂和恐惧。大地的颤抖越来越剧烈,这些来到这里的修者强者都是一副十分恐慌的模样,那无数的影像正在告诉他们此时的整个大陆究竟发生了什么!生灵涂炭不过如此!“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我们会不会下地狱?”“我还不想死……我老婆儿子还在家里等着我……”四大域域主都慌了。“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将上神的魂魄放出来!”一个年轻的修者冲着东青域域主大吼,此时还哪顾得上对方是那级别的大人物。东青域域主愣愣的,竟是不觉得被忤逆,他颤抖的手打开乾坤袋,一股冰寒的力量从乾坤袋中飘了出来。云释的魂魄缓缓升高,悬在半空,他合着双目仍在沉睡,疯风吹起他素白的锦袍,而他整个人却给人一种静止的感觉。“去啊!去啊!”东青域域主拍着大腿冲着云释大喊,然而云释悬在半空竟是一动不动。“我们惊了上神的沉睡,他不会原谅我们的!”人群中有人惊慌地喊。洛初此时却没有看云释一眼,她紧抿着唇望着一处影像,那里是她的家乡,无数妖兽冲入镇子,残暴地撕咬着镇里的人。洛初双眼紧眯,望着影像深处那一个小小的黑点。那是一个少年正在全力和妖兽厮杀,他的身后站着一对年迈的父母,此时的他已经浑身是伤,然而一直在作战。正是因为身后有想要保护的人,才能够支撑他至此。洛初觉得自己这几年无波澜的心痛了一下,那个少年正是她的阿弟——洛迟,洛迟身后的那两个人正是洛初这一世的父母。妖兽凶残,这个小镇注定如其他城镇一般称为修罗场,结局已经写好。洛初深深吸了口气,她飞起来,飞到云释的面前。她一点点靠近,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缓缓抱住他,轻轻的,又是用尽全力的。“释,我不能陪你了。在这万万年不曾相见的日子里,我沉睡而迷惘,我知道我要找一个人,却记不起那个人是谁。在我还不是洛初,只不过是一道四处飘荡的魂魄时,我就在想:这世上一定有一个人,他让我至死不得相忘。而当我终于想起一切,却对永世不得相逢的宿命愤怒。我是央杀,妖兽之瞳,因杀戮而生,而杀戮而亡。我不信命!在我寻你的路上,我知道你在等我。“你在等我”——这个念头足以支撑我不畏险阻。我想带你回家,可是好像做不到了。”四唇相覆,清泪滴落。洛初猛然转身,并将手中的东西掷出。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她掷出的东西彻底粉粹。那不是别物,正是蝶宫。紫色的光芒将洛初整个人包裹,赤色的琉璃在暗处汹涌。“助我登上神!”洛初一字一顿说出这话,上古二十八神兽咆哮着跪伏,跪伏它们的主。洛初摊开双手,烈火自她的手掌熊熊燃烧。上古二十八神兽竟是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缓缓变化成人型,而它们的力量皆飘到了洛初双手之上的烈火之中。这是力量的传输。当一束力量传入洛初体内的时候,上古二十八神兽所化的人气势萎靡,甚至喷出鲜血,此时的他们竟然已经是普通的凡人!不够!力量还是不够!“啊!”洛初仰天长啸,这一小片天地中残存的力量悉数被她吸收入体。一抹紫色的琉璃光影闪动,飘到了洛初身后。“蝶魄!你要做什么!”扇影自扇中飘出,他睁大了眼睛望着洛初身后的小蝶。人型的小蝶轻轻仰起头,望着半空中静止不动的人,淡淡笑了,她的笑越来越浅,而后她的整个身体都是越来越浅。无数的紫色蝴蝶翩飞着,绕着洛初的身体,久久不离。这世间,再也没有小蝶了。扇影愣在那里,他望着洛初不由苦笑,他的生命是洛初给的,他一直认为自己爱着那个如烈酒一般的央杀,然而他知道她不会接受他的爱,于是他便做一道扇灵,留在她身边,守着她。他以为自己足够深情,如今想来竟是从来没有为她做过什么。有时候他觉得蝶魄和他是同一种的人,都爱着不能爱的人。可是此时此刻看着小蝶为助洛初突破,落得身损的结果,他幡然醒悟,原来自己是如此自私。“既然这条命是你给的,如今便在你需要的时候还你!”扇影如风,转瞬即逝。一抹青色的光影已经钻入了洛初的身体。闭目突破的洛初紧紧咬着牙,她的额头蹙在一起。“都是你!都是你害的我们计划失败!”东青域域主整个人疯疯癫癫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他叫骂着冲向洛初,恨不得宰了她!无数的金色光盘朝着突破中的洛初冲了过去,密密麻麻,并且发现婴孩啼哭的声响。此时对洛初出手实在是下作!然后在金色光芒即将攻击到洛初身体上的时候,却都静止不动了。“咳咳……”洛青容猛烈地咳嗽起来,他用着残存的力量为洛初形成一道防御。被自己制作的傀儡阻挡,东青域域主心里的愤怒达到了一个顶点!他愤怒地将那些攻击洛初的金色光盘调转了方向,轰击气息萎靡的洛青容。“咳咳……”洛青容又咳嗽了一声,望着攻过来的力量,他不仅没有做任何的防御,相反是将自己体内剩下的所有力量都给了洛初制造更强的防御。在无数金色光盘攻向洛青容的那一刻,不远处的洛初忽然睁开了眼睛。两个人遥遥相望,洛初看着洛青容的双唇开开合合,他说的是“保重”。大地明明还是颤抖,远处的山峰一座接着一座不停的轰塌,然而此时此刻竟是短暂的出现了一种死寂的状态。所有人呆呆望着洛初,他们能够感受到她现在全身的气息与之之前大不相同,一种极其陌生的力量在酝酿,虽陌生,却知惊人。“她……她成功了?”洛初伸出手临空一抓,无数强者一口血喷出,实力稍弱的竟是一命呜呼。“为、为什么要对我们下手,我们做错了什么!”有人质问。“一错,扰他安宁。”洛初朝着东青域域主走去。“二错,伤穆璃月与金衣。”洛初伸出右手,一柄由元力凝聚而成的巨斧霎时形成,可怕的元力不断向四周溢出。人们使劲嗅了嗅,似乎多闻一闻都能够吸收到更多的元力似的!四大域域主站在一起,皆是调动起全身的力量。整片大陆上的四个人此时正联手对敌!洛初勾了勾嘴角,笑得随意却猖狂。不过是一个呼吸间,四大域域主就惊恐的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四大域域主慌了。洛初停下来,看着他们四个狼狈的模样,“这,就是上神的力量。”洛初举起巨斧猛地横扫,四大域域主竟是同一瞬间喷出鲜血,气势萎靡!整片大陆之上实力强悍的四个人竟然挡不过洛初的一击!众人只觉得不可思议,又是觉得寒意森森。洛初突然转头,望着远处的那一个影响,妖兽越来越多,死伤越来越多,洛迟已经力竭。洛初又是偏着头望着依旧在沉睡的云释,呢喃:“我也掌握了你那样的力量呢。”“等你醒来发现我不在了,会不会如我找你那般找我?”洛初眸光闪了闪,她顿了又顿,终是没有等到他睁开眼睛看她一眼。脚尖离地,洛初慢慢悬浮在半空。望着无数映照着外面世界的影像,洛初觉得就像在看人间三千界。她终于还是舍不得,舍不得这个温暖的人间界。“轰——”无数鲜红的琉璃光影飘在半空,鲜血自洛初的嘴角划过,她有点懂云释曾经对她说的那一句“我就是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就是我”的感受了。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无限大,她又觉得整个世界变得那么小,不过在她的身体里。“你守候了万万年的世界,接下来由我来守候。”洛初的身影越来越浅,她的三魂七魄散开,逐渐融进这个世界。其中的一魂一魄悄悄地朝着一个方向飘去,直到碰触到雪白的衣角。·三百年后。“嘿,你们知不知道三百年前那场遭难究竟是怎么回事?”“不知道,难道你知道?”“我当然知道了!原本是有一名上神守护着咱们这个世界,可是有些人啊!他们贪心!打起那位上神的主意,惊扰了他的魂魄,于是天下大乱!”“这个我也听说了,我不仅知道这个,我还知道是另外一名上神以身相祭,才保得咱们这片大陆安宁。”“哦?另一名上神?哪有那么多上神?你该不会是胡说吧!”“你们可别不信啊!这名上神强者还是个女人呢!是原本守护着这片大陆那名上神的恋人!叫……叫什么来着?哦,对!姓洛!”经过茶馆的一名男子闻言,脚步一顿,他一身素白锦袍,长袖曳地。也只不过是一顿,而后再次前行。他离开人群后便飞行而过,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他已经来到了一座雪山之前,这一刻他驻足这里,下一刻又是在原地消失不见。一座万万丈的冰山出现在眼前,惊人的寒气自冰山向外溢出,一片死寂。“沙沙沙……”这种死寂很快被轻缓的脚步声打破。云释伸出手抚上冰山,冰山开始变得透明,浮现冰块之中沉睡的女人。云释望着其中的洛初,目光难得的温柔。他声音温凉低沉:“如果,她的一丝魂魄也湮灭于世间;如果,这世界再也没有她的一丝气息。那么,我永恒的生命里也只剩下了日月无光、时空静止。所以,就算耗掉永生,就算舍掉生命,只要能够留下她的一丝魂魄。纵使,万万世不得相见;纵使,是这样的结局。”云释慢慢闭上双眼,时间似乎凝固。而实际上,有些东西在缓缓倒流。·“小迟!”匆忙赶到这里的洛初见到的就是自己的弟弟被一大群孩子围在中间拳打脚踢,那落在弟弟身上的拳头像打在自己身上一样疼。那个衣着华丽的小男孩见她来了,更是讽刺:“你这个连做炉鼎的资格都没有的丑八怪还敢来?”洛初根本没有理他,她跑过去想要阻止那群孩子打自己的弟弟。她奋力去拉他们,可是一个瘦弱的女孩子怎么能拉动那些比她高了一个头的男孩子。可是她不管不顾,拉不过就张嘴去咬,用手去扭,挥舞着手中的小铲子做武器,蛮横的像一只小狮子。她终于冲进了人群里,抱着一个人的大腿将他的拳头拉离自己的弟弟,然后扑到他身上,将弟弟瘦弱的身体整个压在身下保护起来,任由拳头打在自己的身上。可是她忽略了自己也是那般瘦弱。腥甜的味道充盈着口腔,洛初闷哼一声强忍下嘴里的血,她不能让弟弟担心。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上的疼痛早就麻木,只是那双小手始终紧紧搂着自己的弟弟,生怕他受到一点伤害。“阿姐……”小男孩呜呜的哭起来。身后的疼痛突然减轻了,洛初惊讶地爬起来转身去看,那群少年全都趴在地上喊着疼。洛初慢慢仰起头望着朝自己走过来的人。那人一袭白衣,干净到不真实。他朝着洛初一步步走来,洛初便觉得整个世界一点点亮起来了。云释看着只有矮矮的洛初仰着头愣愣地看着自己,不由嘴角漾出一抹淡笑。修长的手指抚过脸颊,洛初左脸之上的蝴蝶疤痕竟是凭空消失了。“仙人!他是仙人!”小迟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的姐姐,“阿姐!你脸上的疤不见了!”洛初摸了摸自己的左脸,可她的一双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云释。“愿不愿意跟我走?”云释微微弯着腰,朝着矮矮的洛初伸出手。洛初愣愣地看着云释的一双眼,她一点都不愿意将目光移开。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手放在云释的手上。搭上那一刻,两世的记忆在苏醒。若结局不能改,便为你逆了天地轮回时光倒转。#全文完#作者有话要说:打上#全文完#三个字,作者长长舒了口气。我终于给这个故事写完了大结局,料想了多种结局,的,我想这样就好。感谢你们听我讲故事。呐,其实挺抱歉,对读者,也对笔下的人物_(:3∠)_更新太坑爹了啊喂!咳咳,看在我总算把结局写出来了的份儿上,把我领养回家吧!\(^o^)/~乖乖的作者求领养╥﹏╥...求爱抚╥﹏╥...另外,开了个差不多类型【其实也差挺多有兴趣就点来瞅瞅吧^_^)y

滨州治白癜风的专科医院哪家好
锦州专治癫痫医院哪家好
通辽治疗癫痫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