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阴夫第四章

2020-02-15 19:18:06 来源: 贵港信息港

高冷阴夫(第四章)

第四章 车窗浮脸

坐在我对面的罗汉,穿着一身宽松的袍子,他听完脸色并无变化,就像早知道这一切,也没接我的话茬,自顾自的品起茶来。

这让我很不爽,人家好歹是个女孩子,怎么也该哄哄吧,他倒好,没事人似的。

而且我不认为他能帮到我,所以我干脆的起身准备离开,这时候他开口了:你打算怎么做?

不知道,先去商家那儿看看吧!

我停下,背对着他说完,直接去了车站。

罗汉看着我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我按照快递单上的地址,买了车票。幸好两个城市挨着,几个小时后,便到了商家所在的城市。

先打车到负责运送的那家快递门口,然后我又上买了一个,并备注老板快点发货后,原地等起来。

这是个笨办法,却也是我的办法。如果老板偷懒,拖延时间的话,我估计得等到明天。

等待的时间,我又不禁想起面具男,他到底是谁,难道我真的和他在一起过,只不过后来我失忆了?

要真是这样的话也太扯了,可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可能。

正想着,突然耳边想起电动车的鸣笛声,抬头看去,一辆电车停在我面前不远处。

车主男,三十岁左右,只见他下车后从筐内取出一个快递盒子往里走去。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没错,他拿着的快递盒,就是之前我收到的那款,错不了!

我的心瞬间激动,却也忍住直接找他的冲动,径直走到他电车旁,等起来。

五分钟后,他从里面走出,看到我守在他车旁,疑惑的开口:姑娘,你这是?

我笑了笑,问他刚刚是不是给白洁寄的包裹。

你咋知道?

他长相普通,说起话来中气十足,有股子北方男人那种豪气。可能惊讶于我一口说出他顾客的姓名,说话时眼睛瞪得很大。

因为,我就是白洁!

说着我主动伸出手,他略有迟疑后,跟我握了一下,然后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我说还真有点事,问他有没有时间。他看了下表,说等会要去接孩子,有事让我快说,能帮他就会帮。

我点头,左右看了看,将他带到一个相对空旷的饭店里,开门见山的问他邮寄的物品是怎么来的,质量有没有保证。

我的货,都是从正规厂家进的,有任何质量问题都包退换!咋,你上次买的那个有问题?

老板满脸正经的开口,而且我没想到他还记得我先前买过。我也没再绕弯子,直入主题,说大哥你这东西好像,不太干净阿。

不可能,我仔细检查过才会发货,怎么会

他说到一半突然停下,随后认真的盯着我看了一阵,低声问我说的不干净难道是

我点头,老板满脸的不可思议,抓耳挠腮的不知道说什么。

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是实在人,可能他真的不知道吧。我有些失落的说大哥,既然你不知道就算了,打扰了。

从小饭店出来心情郁闷到极点,好不容易抓住的线索突然断了,我究竟该怎么办?

正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走着,罗汉的再次打来,接通后他问我给他打有事么?

啊?我没给你打呀。

我不解的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沉默一下,说半小时前他发现上有几十个未接,全是我的

说到这里他停下,我也不知道说什么,气氛变得很诡异,我们都清楚,打这的,可能不是人!

半小时前,我正在和老板在交流

你现在在哪里?

罗汉率先打破沉默,我想了下,把我跟老板的对话跟他说清楚,说的很仔细,毕竟他是警察,我想让他帮我分析一下。

照你这么说,老板可能真的不清楚!那会是谁呢

罗汉在那头自己嘀咕到,突然他好像想到什么,让我快回去,问题可能出来派送员身上!

我一听也反应过来,我把视角放在老板身上,却忽略了快递员,他的确是有调包的可能!

挂了我正准备离开,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原路返回快递公司,取出了老板刚刚送进去不久的快递盒。

找到无人的角落我打开一看,本以为会和我上次买的有所区别,不料前后两个一模一样,连颜色都无差别。

都一样的话,快递员调包的思路就不成立了!

这尼玛,到底问题在哪儿?

我有些泄气的将快递盒摔在地上,里面的东西在地上弹了几下才静止,而快递盒则侧翻在地。

也就是这一瞬,我想到了细微的区别!

之前的箱子里面有一个dls,而这次没有!

我仿佛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双手颤抖的拨打了刚问老板要的号码,只需要问一句,这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接通,我只觉得呼吸都不自然,磕磕巴巴的开口:大大哥,我是白洁,我问问你个问题

挂了,我深呼口气,觉得心里变得有底气起来。

果然,罗汉推测的没错,快递员在搞鬼!老板大哥明确的回答我,他从没给客人赠送过小礼品!

我打将这个消息告诉罗汉,并告诉他,那个快递员的名字。罗汉听后明显很高兴,让我快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罗哥,这次你得帮我。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但是没办法,如果真是快递员,我不认为我搞得定!

我现在就去调取快递员的资料,等你回来,咱们就去调查!

罗汉信心满满的开口,这让我也宽慰许多。

今天从起来就一直折腾,坐上车后,倦意袭来,我坐在靠近窗户的位置,将肩膀和脑袋靠在窗上睡起来。

夜间行车,大家也都不怎么说话,整个车厢十分安静,我很快睡着,反正短途车不担心坐过站。

睡得正香呢,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这让我有些不爽,天知道我现在好好睡一觉多难!

不过出于礼貌我还是扭头看过去,原来是一个中年男子,此刻他正看着我,满脸的愤怒,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欠他钱呢。

暗骂一句神经病后,我不再理会,就准备继续睡,这时我猛然想起,我TM之前不是靠窗睡的么,怎么现在旁边多出一个人?

你谁呀,怎么这么没礼貌?

我不得不再次看向他,没好气的开口,我觉得一定是她趁我睡着跟我换了位置。

他依旧是那副愤怒的模样,听我说完,他咧嘴笑了,嘴角扬起的弧度还算不难看,配上他白净的脸,让我的怒气消散不少。

你是不是又想丢下我?

他笑着笑着,脸色直接拉下来,整张脸铁青,厉声喝问道。而且,这愤怒声中带有的磁性,我好熟悉!

妈的,又是你!

我打了一个激灵感情又是面具男,下意识的挥拳打过去。

随着一声闷响,我手上传来剧烈的疼痛,原来我一拳打在了车窗上。

我还是靠近车窗,左边是位上了年纪的老太太,她慈祥的帮我柔起手,还问我是不是做噩梦了。

呼我松了口气,还好是梦。不过也有点遗憾,没有打到面具男。

面具男?

不对,刚刚的他,没有戴面具!想到这里我赶紧回忆刚才他的模样,却只能回忆出个大概,不由有些懊恼。

看了下时间,还有一个小时的路程才能到,我也不敢睡,跟老太聊起来。后来她好像累了,我也不便打扰,扭头看向窗外。

夜晚看车窗是很有意思的,离得近了才能看到外面的,离得远了看到的是自己的脸影,这个相信大家都清楚。

我百无聊赖,就这么玩起来。一会看看夜景,一会看看自己。

慢慢的眼睛有些累,再看时发现无论自己离窗户远近,看到的都是自己的脸。

觉得这很好玩,我笑窗子里的我也笑,我嘟嘴她也嘟嘴,我不动,她还在动

这我不明所以的靠近窗户,想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里面的我突然就变了,变成苏丹。

死去的苏丹,而且她的脸,还保持着死时那诡异的笑容。

我忍不住叫出,又不想被大家当猴子看,迅速捂住嘴。这时候窗户里苏丹开口了,不过没有声音,只有口型。

虽然我很怕,却想知道她再说什么,硬着头皮观察她的口型,直到她说完,我头皮不由一阵发麻!

她说的是:我要你的命!

看到我脸色变得惊恐,她好像很享受,嘴角露出一抹邪笑,随后鲜血哗哗的从她嘴里流出,溅的满车窗都是。

我瞪大眼睛,忍不住的开口说丹丹,是我对不起你,不过你放心我会帮你报仇,希望你念在姐妹情,不要害我。

咯咯

苏丹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似得,张开满是乌血的大嘴,冷笑一下,猛的向我咬了过来。

救命

我再也坚持不住,撕心裂肺的叫了出来。

哎,孩子你又做噩梦了,快回家吧。

睁开眼,旁边老太太依旧慈祥,她拍拍我,随后那些东西下车了,我才发现已经到站了。

怎么又做梦,我后怕的朝车窗看去,却发现窗户上有丝丝血迹。

这,不是梦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上锦南府分院预约挂号
桐柏县人民医院怎么样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无锡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辽宁省牛皮癣医院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