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道祖正文第二十七章狗一样的东西

2020-01-26 18:59:18 来源: 贵港信息港

一世道祖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狗一样的东西

众人在这烈日之下却也感觉到一股冰寒之意,仿佛在那天边有一股化不开的郁结在侵袭。

“会不会是那霸主级的生灵盯上我们了?”有人紧张的开口,那前面的山脉中可是那霸主级的生灵存在的,那里的气息凶唳而霸道,以至于让众人都不敢接近那里分毫。

有人犹豫了起来,这里虽然不是大荒那深处,却也已经处在一个边缘的地方,谁也说不准心中所感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速速离去,先回村子。”那为首的大人开口,神色中不知觉的已经带着一抹严厉,眼眸通红一片的扫视众人一眼,随后率先而动,整个人急不可耐的跃起,速度之快。

一群人早在来的时候已经将狩好猎,纷纷在山脉中将狩猎获得的荒兽拿上,也跟了上去,一路上没人开口,心中那急躁却是没有随着时间的过去有丝毫消失,反而越发凝重起来。

“村中不会出事了吧?”九牧眼眸逐渐凝重了起来,看着肩上半死不死的小四开口,和之瑶相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一群人的速度很快,片刻已经掠过数个数个山脉,依旧嫌自己的速度还是太慢了。

“嗡!”

前面有破空声传了过来,风声骤急,似若有飞茅穿空,那发出的声音猛然落下,而后轰然在前方炸开,气浪倒卷,古木剧颤,乱叶簌簌,飘零而落。

突然,一道血影从前面钻了出来,浑身是血,模样凄惨无比,后面风声骤密,不断传出破空声响,似有一群生灵在追击。

待看到那人,九牧一群人神色猛然骤变,那其中几个大人更是面色一白,双眸猛瞪,死死盯住来人。

“阿古,你这是怎么了?”那大人虎目中充满了血丝,手中死死攥紧,声音中带着一抹焦急。

“村中遭袭,老族长让我来通知大家做好准备,必要时带着一群娃子离开这里。”来人顾不上身上的伤势,神色无比难看。

“什么?”所有人如遭重击,心神一震,皆是色变。

“那古河汛期结束,那些恐怖的生灵也已经消失,却没想到招来了一群虎狼,那是一群臭名昭著的奴隶主。”

“古河汛期、奴隶主……”等字眼不断重复在众人脑海中,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古村可能虽是会被覆灭。

“不,我们还有老祖真灵,我们还有大凶真血足以祭祖,外敌不可能侵入得进来。”有人愤怒开口,他们心中抱着希望,老祖真灵可是连大荒深处的霸主能够抵挡的存在。

“对,村中定然会没事的。”一听有人开口,他们的心中虽然着急,却也放了下来,他们对祭祖有着前所未有的信心,相信老祖能够庇护古族。

“那些奴隶追上来了……”尚古听闻后方声响,急忙打断众人,那些奴隶似乎已经是失去了神智,只听命于奴隶主一个人。

“这群东西竟敢如此做,定要他们有去无回。”一群人心中发狠,生活在大荒中,见惯了血腥,却从未见过任何人族其他人,没想到次见面会是这样。

“呼呼呼……”

那前面的风声密集,呼呼作响,踏动着大地的声音传来,随后只见数十个衣衫褴褛的‘人’出现在众人眼中,看见这么一群人在这里等着,响起了一阵骚动。

这些称为奴隶的人,目光呆滞,却是带着野兽般的目光,凶狠,他们的穿着很少、带着破烂,有些甚至光着身子,浑身上下脏乱无比,裸露在外面的肉也密布着各种伤痕。

他们额头有一块疤痕,纵横交错,似乎是一枚古纹字,带着符纹之力,还散发着丝缕的辉芒,他们的模样让人看的触目惊心,心中发寒。

此时一群奴隶后方传来骚动,从后面逐渐分开,一个身着兽皮的人出现,身上带着符文光华,额前也有古符纹在闪烁,那是一种古金之色,这是一个小奴隶主。

此人目光落在众人身上,贪婪的看向之瑶,眼神具有很强的侵略性,他舔了舔嘴唇,发出狞笑。

“没想到,原本只是为了抓一个残废,没想到还能够引出一群人,很好,哈哈哈,很好……”

“一群土著,竟然还有这般水灵的雏儿,桀桀,倒是不枉跑这一趟。”

这个小奴隶主,嘴角挂着阴冷的弧度,他鼻钩似鹰,双眸凹陷,身上干瘦仿佛一阵风都能够吹倒一样,此时却让人感受到危险的气息。

这人群中几个道修的娃子,神色都不太好看,那小奴隶主身上涌出的道纹之力必他们都要强大,甚至已经到了老族长那样的地步。

“将他们都给我抓起来,都是上等货色,能够买一个好价钱,不听话的宰了就是。”此人嘴角一抿,勾勒而出的狠唳让人寒毛都在倒竖,仿佛人在他眼中仅仅只是一群拿来贩卖的货物。

话音一落,一群奴隶陡然动了起来,浑身都爆发出一层血气之力,是那额前的符纹在发光,陡然只见,一层长矛如雨飞射而来。

“杀了这群狗东西,老子还没有杀过这样的畜生,今日倒是试试手。”一个雄浑的声音怒吼,古村众人都是在大荒中添血的,被奴隶主彻底激怒,双眸通红一片,周身爆发的气血之力更是恐怖,仿佛一头头凶猛的蛮荒荒兽。

“那奴隶主交给我来。”之瑶眼神冰寒无比,早在那奴隶主的眼神下暴怒无比,恨不得挖其双眸,这等狗东西简直死不足惜。

她是在给九牧说,九牧的杀机很浓,让她心中都有些发寒,唯恐九牧发起疯来,伤及自己人。

九牧的破坏力太大了,那样的巨力这里谁也挡不住,太可怕了,造成的破坏力更是让人心悸。

“他是我的,胆敢乱看,打爆他那不长眼的狗东西。”九牧早已经震怒不已,看着那一群奴隶的模样,他有些心悸,若是自己等人被他们俘获,谁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他们简直都该死。

话音一落,九牧肩头一抖,将小四摔在地上,狠狠瞪了它一眼,旋即整个人身上在发光,赤霞涌动,似若一团火芒冲起,狂暴的力量卷动,气势可怕。

“小东西找死。”小奴隶主眸光狰狞,嘴角勾勒出一抹不屑,杀机涌动,也好杀几人,让这群不知好歹的东西清醒清醒。

他的身躯在发光,炽烈的光华绽放,他双眸如电,带着残酷之色,他的速度极快,手中一团符纹交织汇聚,而后化成一道古朴字符,散发着浓烈的光芒,而后嘴角带着冷酷,脱手而出,要将九牧强势轰杀,这样才能将一群土著震慑,这样的事他显然已经不是次做。

那暴虐纹符带着浓烈的杀机破空,他双眸因为残忍而变的通红,他迫切的想要见到那一抹殷红,鲜血炸开的色泽似乎格外的鲜艳,让他激动起来。

九牧脸色冷静到,就像是在与那大荒中的荒兽一战一样,一个已经不配称为人的生物而已,当作畜生就好。

他浑身杀气腾腾,浑身赤霞氤氲,盛烈的血气爆发,宛若神魔出世,一拳轮动,血气炽盛的惊人,隐隐带着一抹为不可闻的龙吟传出。

“轰!”

两道光华相撞,虚空一滞,而后恐怖的气流倒卷,乱叶簌簌,狂飞不止。

奴隶主双眸虚眯,嘴角勾勒一抹冷厉,仿佛下一刻就能够看见那血色宛若长虹一样将眼前的虚空染红一样。

九牧势不可挡,调动着他全身的气血之力,爆发出的一龙之力何等可怕,势如破竹,那纹符一破,迎着那奴隶主的目光的是一个杀气腾腾的拳头。

这一刻,他心中震惊,没有人比他更清楚那纹符中爆发的力量有多可怕,常人怎么能够挡得住,可是现在怎么会被一个半大的孩子一拳直接打破,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力量?

“假的。”奴隶主怒斥,眼中光束爆射,像是射出两道闪电,他吐气开声,口中符纹光华暴起,缭绕其手,猛地探了出去,他不信,不信一个孩子能够爆发出这等可怕的力量,一定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对,一定是这样。

小奴隶主此时顾不得其他,一心想要将九牧轰杀,他可是道修,何等身份,怎么可能连一个土著都杀不了。

此时那一群奴隶被杀的七零八落,他们怎么是这么一群虎狼的对手,他们常年面对的可是大荒中恐怖的荒兽啊,更何况队伍中还有几个道修,虽是娃子,但是也是见过血的,根本不会有丝毫手软。

“嗡!”

长空一颤,九牧的速度如同陨石坠落,拳上挟裹着浓郁的血气力量,似乎打破了虚空,音爆猎猎。

一拳轮动,血气若霞,划过一道优美的轨迹,轰隆一声直接打在那小奴隶主的手上。

“砰!”

小奴隶主眸光带着阴狠,手臂上的纹络根根发光,将手掌包裹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两股巨力轰然相接,力量震动,可怕到了,陡然爆发出一声沉闷的大响,震动附近的树木乱叶飞舞,坠落大片,如秋风扫过。

“噗嗤……”

“喀嚓!”

随后骨骼被打断的声音传来,一声惨叫,一道身影被巨力打飞,轰然撞击在那远处的古木之上,发出不堪的吱呀,后猛然断掉。

“杀了这群狗东西!”

随之怒吼响起,一群人直接冲了上去。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在线预约
武汉协和医院怎么样
辽宁哪家专科医院治癫痫病
青海男科治疗方法
汕头儿童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