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神国 第三百五十二章 神裔

2020-01-16 19:18:06 来源: 贵港信息港

信仰神国 第三百五十二章 神裔

神裔!!!

这是主位面世界公认的强血脉。

在过去的主世界之中,血脉的顶点便是传奇血脉,只有极少数强大种族的皇族才能拥有,意味着只要成年就可以达到四级的血脉力量。

直到自然之神降临,率领两个子嗣挡住了三位魔神,一种比传奇血脉更加强大的血脉才出现在诸多强者眼中。

这就是神裔,意味着自然之神的血脉,远比传奇血脉还要强大。

在诸多强者的推算下,真正的神裔,意味着只要给予一定的时间,就可以达到五级的神性血脉。

当然这样纯真的神裔,在此时的主位面之中早已经不剩多少,除了在遥远的亚帝叙帝国的皇室之中可能还存在外,就只有那些还存活着的初代神裔,剩下的都是一些血脉不纯,在一代代繁衍下不断被稀释的神裔血脉。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血脉,对于其他人而言同样是无上至宝,具有种种不可思议的作用。

亚帝斯眼前的这个小男孩便是如此,尽管对于亚帝斯而言,这只是一个血脉不知道被稀释了多少代的普通后裔,但对于其他势力而言,这却很宝贵,具备着无上的潜力。

没有人拒绝神裔血脉的诱惑,不论是将神裔体内的血脉提取出来,或是自己培养,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因此,在看见亚帝斯迟迟没有回应之后,原本心中还有些犹豫的红袍巫师立即坚定了下来。

他脸上仍然带着温和谦卑的笑容,仿佛一个友好者一般看向亚帝斯:“这位阁下,这两个人,是我们星灵会的人,一不小心被他们逃了出来。”

“只要阁下不干涉这一次的事情,您不但能够得到我们星灵会的友谊,而且可以得到一份私人的礼物,保证令您满意。”

他脸上堆着笑,看着身前的亚帝斯,试图做着的努力。

但是看着亚帝斯不为所动的身影,他心中微微一叹,不再抱着侥幸。

他的精神波动微微一变,传递给身后站着的库里亚,令对方眼中闪过一丝了然。

而后,他没有露出任何举动,只是保持着脸上温和的微笑,开始缓慢的向前走去。

在前方,看着红袍巫师的动作,老祭祀脸色一变,就想要开口提醒亚帝斯。

他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见亚帝斯开始抬头。

亚帝斯抬起头,一双深邃的眼眸看着前方。

简简单单的动作,似乎引起了周围的一些变化。

在周围,一点点自然元素随着亚帝斯的动作开始震动,本能的被牵引而来,向着亚帝斯的前方压迫而去。

一股浩大的神威浮现而出,始一出现,就令对方脸色大变。

亚帝斯的眼眸渐渐变成金色,看上去脸色平静,只是静静注视着对方,但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威仪与恐怖的威严。

“不!!!”

金色眼眸闪耀,在所有人的心中浮现而出,仿佛看破了一切虚妄与掩饰,直达灵魂深处。

不知不觉,前方所有人的生命气息都渐渐消失,似乎承受不住某种恐怖的威压,被辗碎了灵魂。

“你是··神裔··”红袍巫师瞪大着眼睛,看着亚帝斯的那一双金色眼眸,眼中带着不敢置信与恐惧。

下一刻,他的气息也全部消失,尽管躯体还存在甚至活着,但灵魂却在一瞬间被亚帝斯逸散而出的神威摧毁,只剩下一副躯壳。

没有了灵魂的存在,这些身躯也同样失去了存在的意义,再过一段时间便会自行死去。

到了这时,一旁的随从,与老祭祀等人才反应过来。

老祭祀激动的看着亚帝斯,眼中闪烁着的激动与狂热几乎要将人埋没:“你!你是?”

他激动的看着亚帝斯,心中充满了激动,感受着周围那一股浓郁的自然之力,心中震动。

“没有任何神术与仪式,仅凭本身的亲和就能将周围天地的自然之力牵引到这个地步,不会错的!是血脉纯粹的自然神裔!”

他的心中震动,如此判断道。

听着他的话,亚帝斯回身看了他一眼,这一次没有掩饰,金色的眼眸深邃,展露在几人身前。

看着这双金色眼眸,一旁的格里与阿拉斯同样心中震动,眼中露出震惊。

英雄王的传说在主位面流传已久,哪怕是位于偏僻地区的野蛮人部落,也能对英雄王的英雄传说进行歌颂。

在这种歌颂之中,英雄王本身的相貌特征也被流传出来,有着许多版本。

有人说,英雄王是一个睿智的老者;也有人说,英雄王是一个高大的壮年战士;还有人说,英雄王是一个绝世英俊的少年模样······种种描述在传播的过程之中因为各种人的不同而流传出不同的印象,但是不变的描述却只有那几点。那便是金色的眼眸,与那无上的伟力。

传说中,英雄王拥有金眸,生而神圣,他的后裔拥有他的血脉,同样会拥有金色的眼眸。

这一点在主位面各地流传甚广,甚至一度成为了辨认神裔,以及判断神裔血脉是否纯正的主要手段。

越是血脉纯粹强大的神裔,其眼眸中的金色也越发纯粹,像是亚帝斯这样的,几乎便可以被其他人称为代神裔,乃是纯正的神裔血脉。

而像是亚帝斯眼前的这个小男孩,其眼眸中虽然仍然带着一点金色,但却已经很稀薄了,相比代神裔不知道差了多少。

亚帝斯的视线轻轻落到小男孩的身上,金色的眼眸带着些审视,认真的观察着。

“大人。”被亚帝斯的眼神看着,小男孩有些局促,只觉一股彷如血脉源头的吸引与威严涌上灵魂,令他身躯僵硬,只能愣愣的看着亚帝斯。

“欧拉里斯···”

打量的小男孩,看着对方体内那稀薄的神性血脉,还有那一丝丝薄弱的杀戮神性,亚帝斯的目光有些复杂,用自己才能听得见的话语喃喃自语。

“殿下,这是杀戮神子的后裔。”

看着亚帝斯,老祭祀率先开口道。

他身上带着极重的伤势,此时忍着身上的剧痛,向着亚帝斯行礼:“这个孩子身上的血脉来自于他的父亲,原本只是一个血脉稀薄到无法显露的普通人,但是这孩子身上的血脉却更强了,体内的杀戮血脉在出生时就觉醒,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他的父母还有一切亲族都被别人杀死了,只剩下这个孩子,被一个感应到的祭祀救下,到了我这里。”

老祭祀咬着牙,向这个孩子的来历一一解释出来。

听着老祭祀的话,亚帝斯点点头,随意的挥了挥手。

一缕金色的神力浮现出来,在一瞬间化为纯粹的力量,带着造化万物的世界之力,涌入了老祭祀的身躯之上。

同源的力量涌入身躯,老祭祀只觉浑身一轻,原本接近崩溃的身躯在时间停止了这个趋势,开始不断向好的一面发展。

伤口愈合,本源恢复。很快,老祭祀身上的伤势全部消失,仿佛从来没有受过伤一般。

“你叫什么名字?”

没有等其他几人反应过来,亚帝斯看着眼前的男孩,开口问道。

感受着亚帝斯的呼唤,小男孩心中一动,浑身的血脉都在激动,令他的心情受到影响。

终,他深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亚帝斯认真开口:“瓦德里亚。”

“瓦德里亚。”亚帝斯点点头,看着他和一旁的祭祀:“这个地方即将爆发一场混乱,在你没有成长起来之前,就跟着我吧。”

这不是玩笑。

在这个小男孩的身上,亚帝斯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因果牵引,还有那一股熟悉的血腥杀戮气息。

若是没有亚帝斯的干涉,这个小男孩在因果牵引下,很可能会碰上许多危机,太过容易夭折。

“还有那一股熟悉的杀戮之力。”淡淡的看着瓦德里亚,对方头顶之上浓郁的杀戮之力根本瞒不过他这个始祖,令他清晰的感受到。

这是杀戮神性所带的杀戮力量,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杀戮神性的觉醒,对于杀戮神子的后裔来说并不算特殊。

但是相对于对方稀薄的血脉来说,这股杀戮之力却太过大了,而且隐隐还带着一股令亚帝斯熟悉的力量,令他疑惑。

那是他的孩子,杀戮神子欧拉里斯的力量,此时有笼罩在这个孩子身上,令对方身上的杀戮之力更加浓郁。

这种情况,令亚帝斯一愣,有些疑惑的同时,也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

之所以将这个男孩留下,也未曾没有抱着继续观察研究的念头。

心中闪过这么多的念头,老祭祀却不知道,只是看着亚帝斯同意收留他们,心中感觉松了口气。

在他的心中,已经将亚帝斯认为是某个成年的初代神裔,自然不可能去图谋瓦德里亚的杀戮血脉。

以初代神裔的力量,只要成年,不要说是身后那群追兵,就算是整个主位面,都不一定能找得出多少更强者。

而另一方面,老祭祀的到来,也提醒了亚帝斯一些事情。

经过数千年的时间,主位面大陆已经改变了许多,令亚帝斯都感到有些陌生。

数千年的时光,有些故事已经埋葬在岁月之中。

数千年前那一战的终结果,杀戮神子欧拉里斯与命运神子奥格沙,他们的终结局同样令亚帝斯在意。

而这一切,都可以通过他的祭祀来知道。

安徽省口腔医院
永年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怎么治癫痫病
酒泉治白癜风医院
乌鲁木齐白癜风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