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看剑 百二十七章 还债

2019-12-05 06:14:35 来源: 贵港信息港

妖孽看剑 百二十七章 还债

叶家老族长那双睁大的浑浊眼睛里,正流露着绝望的神色。

短剑无声的刺入血肉,切开肌肉,划断血管,越来越多的鲜血流淌而出,但依旧没有任何声音。

少女手里的短刀毫无留情的继续往内刺去。

叶鸾的秀靥越来越扭曲,心跳越来越快,因此刀口处的血,也越流越快。

就像叶鸾秀脸上的泪水一般,流淌不止。

不知不觉,叶鸾已经痛得泪流满面。

泪水乱了精致的妆容,就像是被暴雨打烂的花。

然而噩梦还没有结束。

当丁绫的短剑刺入叶鸾腹腔的时候,那顺着叶鸾修长紧致的双腿流淌而下的鲜血,不知不觉已在她的脚下形成了令人触目惊心的血泊。

短剑继续往内,丁绫能够感到短剑刺破了一个柔软的器官。

这一瞬间,她产生了一种难以言明的快意。

随着失血越来越多,叶鸾的身子开始瘫软下来,已经站立不住的她只能倚靠在身后的少女身上。

便在这个时候,少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不仅叶鸾听到了,老人也听到了。

声音一如既往,很轻也很冰冷,就压抑在这方圆三丈的范围之内。

“很痛是不是?一千年前被你们害死的那个女子,也很痛。”

老人与叶鸾都不明所以,从少女出现之后,便反复提到一个词。

一千年前。

千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什么样的血海深仇需要结怨千年,而且在千年后的今天,在其后代的身上仍旧有这般滔天的怨恨?

少女从叶鸾的小腹中缓缓拔出短剑,在叶鸾的小腹上开了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

叶鸾仍然还活着,只不过已泪流满面,万分痛苦的活着。

叶臣涌出一阵悲痛,他乞求的望向那位少女。

他想让少女放过叶鸾。

千年之前的恩怨,作为叶家族长的他愿意独力承担,唯独希望她不要加罪于后辈。

少女读懂了叶臣祈求的眼神。

但短剑却在这个时候再次划过一道寒芒。

这一剑要快上不少,狠狠刺入叶鸾饱满的左胸,叶鸾目光一缩,想要张嘴痛呼,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就在少女往后微微退了一步的时候,她当即瘫软了下来。

丁绫神色漠然,从叶鸾的胸口骤然拔出短剑,鲜血从左胸口汩汩涌出,这位想要在将来成为永徽皇后的女子,如今已经成了一个血人,鲜血已经染红了她的长裙。

她死不瞑目

那双睁大的眼睛里已经失去了神采。

虽然一双眸子里没了生气,但还是留下了死前那抹刻骨铭心的惊恐。

丁玲慢慢松开叶鸾,她的尸体在失去支撑后,便直接向后仰倒下去。

当尸体倒在地上的瞬间,依旧没有任何声音发出。

就像方才的一切,诡异非常。

老人忽然觉得这一切似曾相识。

女子……千年前……

他似是想起了什么,紧紧盯着丁绫,目光里写满了不可置信。

丁绫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不知你还记不记得千年前被你们联手害死的那个女子?”

叶臣陡然睁大了眼睛。

“现在你们该还债了。”

她再次挥舞短剑。

一颗头颅飞上了半空。

她消失了。

咚的一声,头颅落在地板上,滚动了两圈。

死寂到诡异的房间里,终于响起了声音。

……

……

张行远余惊未消的上下打量了苏卓一眼,下意识伸手拍了拍苏卓的身子,确认他没有缺胳膊少腿后,倒抽一口冷气道:“少侯爷,我他娘的差点把心脏吓出毛病来了,你要在这里出事,我千里迢迢跟着你去望海城待的一个月,可就全白忙活了。”

苏卓看他这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禁不住笑道:“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就是带过来的家伙坏了。”

他望着自个儿的腰间,只剩下一个空鞘。

张行远道:“坏了好啊,这东西带着便是招灾的,你要换上你小师叔的那把苍岚剑,人的名树的影,那周成钧没准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苏卓闻言笑了笑,刚要开口,却似有所察的抬眼望向不远处。

叶不凡来了。

方才周成钧遁走的时候,叶不凡也出了手,只不过没能留住周成钧。

苏卓对此却没有什么感觉。

他心里很清楚,叶不凡只是做个样子罢了。

这位国舅爷在心底里,怕是巴不得多几个无生门刺客来杀自己才好。

叶不凡看了一眼苏卓苍白的脸色,说道:“幸好长乐侯本事过人,倘若你在这里出了什么事情,我便不知道该如何回去向陛下交代了。”

苏卓道:“方才令国舅爷费心了。”

叶不凡不知从哪里摸出一瓶丹药,道:“我这里有一瓶三纹血气丹,你先收下,长乐侯今日受了惊,正好可以拿这丹药回去调理一番。”

三纹气血丹,也是名贵的灵丹,两人之间的关系众人也都心知肚明,看到叶不凡做个样子也舍得拿出这等丹药,不由感慨这位国舅爷的出手阔绰。

苏卓没有收,只是摇头道:“不必了,小伤而已。”

叶不凡看着他,道:“我就怕这小伤耽误了侯爷的的修行,影响到破境。”

苏卓笑了笑,道:“国舅爷多虑了,此番与刺客交手之后,我也有了些感悟,不久之后便能再次突破。”

叶不凡也笑了,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我先恭喜长乐侯了。”

正在两人打着机锋的时候,宁语辰已经三步并作两步走,从台上赶了过来,这时候众人才反应过来,今日宁府真正的主角儿可不是苏卓,而是宁语辰。

宁如是依旧还站在台上,他望着被众人围拢的那个少年,陷入思索。

刘都尉来到他的身边,垂首道:“是卑职的失职,请大将军责罚。”

宁如是收起长枪,摇了摇头,道:“不必太过自责,那周成钧不是等闲之人。”

“是!”

宁如是负手而立,轻声道:“你怎么看?”

刘都尉怔了一下,抬眼望向正对苏卓嘘寒问暖的宁语辰,轻声道:“长乐侯是真正的潜龙,有勇有谋,天资超绝。而且从景灵宫还有兴武殿的事情也可以看出来,长乐侯还是个有情有义之人,公子如今与之交好,将来靠着这个情分,便有了更多的选择。”

宁如是只是微微点头。

皇帝和昭王。

如今永徽暗流不断,他也不确定作为神将的自己,能在即将到来的漩涡中走多远。

在他看来,若是他先走一步,那时候苏卓如果还活着,宁语辰至少可以平安度过一劫。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王少华
陕西省新安中心医院
济南治疗前列腺炎医院
安顺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
治疗癫痫的方法是什么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