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提出工业40自己却搞不定

2020-02-15 19:28:47 来源: 贵港信息港

德国提出工业4.0自己却搞不定

作为工业4.0的概念提出方,德国本身的制造业实力雄厚,提出工业4.0后我们都认为德国的制造业水平会有提升,但是,德国提出工业4.0后却没有搞定它,虽然有概念提出时间较短没来得及完善实施,同时德国本身制造业存在的一些问题也是阻碍工业4.0的重要原因。

安于现状的中小企业

中小企业在德国是指雇员低于250人,年营业额低于5000万欧元的企业。他们为德国的保证就业和产品创新质量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由于普遍的家族式管理,这使得这些企业安于现状。

虽然2008年经济危机过去已经九年,欧洲的中小企业已经普遍度过难关甚至还有所增长,但德国的中小企业因为大部分属于制造业供应链企业,这使得他们的重心放在了制造业末端即市场和服务上,这让德国的大企业得到好处,高度分工的制造业链条,密集的供应链企业不仅让大型企业有了很多选择和讨价还价的余地,也让在此领域的许多中小企业紧绷着神经。

比如宝马公司在德国莱比锡建设的“手指工厂”。

在建设初期,工程师们就考虑到为方便产能提高和日后物流作业而将生产线建设成形似“手掌”蜿蜒状,并在两侧留下了足够空间进行扩张,如今16年过去了,手指越来越长,其背后就是供应链企业物流能力和产能的不断提升,允许宝马在车辆组装方面产能迅速膨胀。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B2B中小企业在残酷的市场环境中物流和产品质量都得到了很大提升,但“微笑曲线”中间的生产段被冷落,本该与信息技术进步相结合的产能优化出现了滞后,在德国甚至人们常说,“养肥了康采恩(大型跨国企业),累死了供应商”。

在德国中小企业本身就具有的“不扩张性”企业文化背景下:

“租借工”这一现象在2000年开始大量出现,即企业雇佣与第三方人力公司签订协议的工人,从而免去解雇和税务方面的成本和法律问题,这种劳动者被任意支配的用工方式一度上升成为社会议题受到猛烈抨击。然而其背后正是德国用工成本与产品利润在“世界变平”过程中产生的客观冲突,大企业可以通过人力资源外包转嫁这种成本,而中小企业在这方面往往缺少选项,德国的高福利政策传统在制造业成本人力成本飙升面前骑虎难下。

庞大数目的公司情况千差万别,在以质量著称,“百家争鸣”的德国中小企业文化氛围背后其实隐藏的是激烈的竞争和差异巨大的技术研发,用人和管理模式,这些特点在过去半个多世纪的制造业历史中让德国始终在加工零件供应上处于优势,而如今成为数字化升级巨大“作业量”和缺乏统一信息化平台的一个隐痛。

人才是难以挥开的痛

德国的双轨制人才教育曾让包括中美在内的国家羡慕,但是德国的人才依旧存在痛点,不同于日本的老龄化问题,德国人才呈现了结构性的问题。

曾有针对萨克森州制造业技术人员的调查问卷,“对于工业4.0技术平台标准化的搭建需求”是为突出的问题之一。同时,企业在IT软件系统上也备受诟病,“不灵活”“不统一”“跟不上”常常成为高频形容词,“市场需求的产品类型一直在呈现多样性复杂化的趋势,而我们的软件管理系统却往往无法适应这种变化”。这些问题,都体现在软件人才需求的渴望上。

值得注意的是,在德国大学每年应届毕业生的招聘上,所有涉及物流和经济管理的专业都或多或少的要求SAP数据库的操作经验,很多即将步入职场的年轻人都对此表示非常有挑战性。

除此之外,工厂生产计划的优化,市场产品需求的获取和对于产品数据的持续监控等方面德国也存在用人时面临的短缺,德国工程师协会更是直言不讳:“我们在去年的公司调查中,信息部门职位无法得到满足或者表现不佳的状况仅仅占到20%左右,今年已经达到了33%, 不仅仅是在中小型公司,德国的大型企业也同样面临此种困境。2016年德国共有28800个信息行业的职位供给,年同比增长率高达23%,并且缺口已达到了1:3.5的新高,许多公司不得不将IT部门设在国外或进行服务外包。

信息软件短板,是德国很多企业面临着数字化带来的困扰之一。

德国数字经济雷大雨小

截至2017年上半年的统计结果,德国数字化产业对GDP贡献仅为5.4个百分点,根据麦肯锡研究机构数据,德国对于数字化经济的利用仅仅在总量的10%左右,低迷的数字化经济增长会让德国至2025年的八年中失去5000亿欧元的产值。

在欧盟范围内数字化程度的是信息和通讯产业也包括媒体和金融服务领域。相对增长较慢的包括资本较为密集的制造业和许多机构部门比如公共卫生服务和教育部门,这个现状在德国尤其突出,在与欧盟其他国家的比较中 ,德国在服务业,运输业,物流行业的表现都很一般。 "德国工业的数字化程度远比我们预期的要低",,麦肯锡研究中心顾问D?rner“,一个重要原因是针对德国工业4.0升级的投资仅仅在过去的两到三年中得以实现。

随着德国对于数字化经济推动的加速,通过物联制造数字服务业新增长成为了许多公司面临的任务。

很多人在谈“工厂商业模型的升级和数据安全的保护”貌似热闹的话题,但是多数中小企业并无此打算。对此,作为研究中小企业在工业4.0下的转型升级问题的主将,Fraunhofer产品与自动化研究院项目总监Muller评论道,“40%的工业4.0相关企业到目前还没有任何相对应的技术转型计划,这个高比例其实从反映出这类企业需要扶持”。

看起来,即使德国数字化经济大背景下,制造业和数字经济技术之间的关系仍然不能明确。在数字化产业表现疲软的情况下,拥有巨多中小企业的德国制造业能否完成承载数字经济增长的历史重任,仍然是个有待观察的课题。工业4.0是一个的口号,除了哪些迫不及待的一些工业供应商,德国小兵似乎也没给出太高的重视。

北海市卫生学校附属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银屑病医院哪个正规
合肥癫痫病权威医生
常德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镇江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