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缉1

2019-06-26 01:15:54 来源: 贵港信息港

&bp;&bp;&bp;&bp;“殿下,那些绿皮是要灭绝人类呀!”&bp;&bp;&bp;&bp;“杀光那些绿皮!”&bp;&bp;&bp;&bp;“它们都是吃人的饿狼啊!”&bp;&bp;&bp;&bp;在众人悲愤的怒骂声中,泪流满面的布兰多·绯炎脸上看不出平日那种爽朗阳光的笑容,有的只是悲痛欲绝和发指眦裂的愤怒,这也代表了在场大部分人的阴郁心情。$$$&bp;()()()()()&bp;&bp;&bp;&bp;正所谓物伤其类,兔死狐悲。尽管在人类流亡者群体当中不是每个人都有着足够坚定的决心和毅力,非得为光复主大陆奋斗终身不可,不过此次惨死在地精屠刀下的是好歹他们的同族,同情是人们下意识地反应,紧接着就是由衷而发的愤怒了,地精用人肉去喂怪兽,是可忍孰不可忍哪!现场一片讨伐地精的愤怒叫骂声,若不是隔得远,恐怕有人会直接抄家伙出去跟地精拼了。&bp;&bp;&bp;&bp;罗正道舰队已经从东宁海域撤退,在切断地精大军补给线效果不明显的前提下,他跟手下开会商议决定撤军,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这是罗正道所信守的原则。&bp;&bp;&bp;&bp;只是谁也未曾没料到,地精会被逼急到这个地步,使出如此骇人听闻的可怕手段,罗正道作为人类流亡贵族的头面人物不能对此毫无表示,他深思了一夜过后,对下属提出了要求:&bp;&bp;&bp;&bp;“发动舆论攻势,要在短时间内让多的人知道,地精在东宁究竟干了什么。”&bp;&bp;&bp;&bp;宣领域是个制高,这次照旧是看图话的宣传模式,廉价纸张印刷的写实画风,承载了厚重的悲剧气氛,把地精嗜血残暴的嘴脸勾画得栩栩如生,即便是那些远在主大陆山沟里的抵抗者都经由异族部落之手辗转拿到了宣传单。&bp;&bp;&bp;&bp;不消,获悉东宁惨案的内幕,人类种族群情激奋是很自然的事情,地精凶残成这样了,人类再不反抗能有什么活?不如跟它们拼了吧!&bp;&bp;&bp;&bp;超乎想象之外的残酷通常会引起两种截然相反的应激反应,一种是吓傻了,乖乖地坐以待毙,一种是瞬间狂化,不管见谁都敢上去往死里咬。在多达数千万的人类奴隶中,哪怕只有一半有着狂化倾向,这种程的大规模暴乱也超过了地精此前的预计。遍地烽火狼烟四起,许多人原本抱着当奴隶的日很惨,好歹能活下去的短视念头,屈从于地精的暴虐统治。然而,猛然间听地精居然凶残成这样,哪怕是忍者神龟也忍不下去了,既然作奴隶都活不了,趁早跟绿皮拼了吧!&bp;&bp;&bp;&bp;随着人心思变,自然就有了制造大规模暴乱的现实基础,加之内陆地区抵抗军的袭扰和沿海地带的海盗侵袭活动,罗正道舰队在东宁沿海持续施压牵制住地精第二帝国的注意力,主大陆的治安状况如雪崩般急转直下。&bp;&bp;&bp;&bp;多达数万人类奴隶相继趁乱逃出了集中营,随后这些逃亡奴隶与地精镇守府派来追捕的部队发生冲突,一时间,内陆地区的局势混乱到连地精朝廷都吃不准数,这是一场前所未见的巨大混乱。罗正道早盼着这一天到来,在他看来,那些愿意当顺民和人奸也不肯起来反抗地精统治的人类,活着甚至不如死掉有价值,限地精不能再利用他们的廉价劳动力来增强国力。&bp;&bp;&bp;&bp;诚如旧界的某位大胡豪面对着被生活重压和国家苦难消磨了精神与希望的民众,出了“哀其不幸,怒其不争”那句的经典名言,罗正道对主大陆上数以千万计的人类同族也大致抱着同等的不良观感。&bp;&bp;&bp;&bp;从穿越以来被地精一追杀,想当顺民都没机会,这也不妨碍罗正道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嘲笑那些被地精当作牲畜奴役的人,面是别人给的,脸是自己丢的。&bp;&bp;&bp;&bp;&bp;&bp;&bp;&bp;空气里弥散着一股烟草燃烧和朗姆酒挥发混合起来的浓烈气味,响亮的木锤声过后,罗正道的目光扫视着众人,高声道:&bp;&bp;&bp;&bp;“诸位,召集大家来是为了告诉你们,发起大反攻的时机到了。地精军队被牵制了大部分力量,现在是我们向内陆地区发起攻击的机会,按照此前约定,贵族的封邑得你们自己抢回来的,你们的领民也都在地精的集中营里,不需要我更多了吧?”&bp;&bp;&bp;&bp;此次在船山诸岛召开的会议更像是新喀里多尼亚海盗大会的缩水版本,不仅参与者的数量少了许多,会议气氛也显得更加拘束,在这里罗正道才是主持者,可以不必隐讳地表明自身立场。当听到罗正道的一番宣告,与会的海盗头目们亦是神色各异,纷纷低声交换着意见。&bp;&bp;&bp;&bp;这时候,一个年轻的人类海盗头目站起来,他那张稚气未脱的面颊上一道鲜红刀疤好似扭曲的闪电,开口道:&bp;&bp;&bp;&bp;“摄政王殿下,我们能打垮地精第二帝国吗?”&bp;&bp;&bp;&bp;闻声,眉头皱起的罗正道的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回答道:&bp;&bp;&bp;&bp;“关于这个问题,我想如果你不去努力就永远没可能做到,这就是我的答案。”&bp;&bp;&bp;&bp;贵族不是大白菜,哪怕是批量贩售的时候也得看看买主是什么成色,罗正道不希望跟一帮猪队友共事,与其被他们坑死,早把废物撵出局更好一些。摆明了态立场,海盗头目们也不是一群呆瓜,他们自然识趣地闭上了嘴巴,暗自揣测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得手。&bp;&bp;&bp;&bp;当会议临近尾声之际,与会者们起身准备退场,罗正道忽然抬手招呼道:&bp;&bp;&bp;&bp;“高德阁下,请你等一等。”&bp;&bp;&bp;&bp;闻声,始终一言不发的高德·尼达姆楞了一下,随后他苦笑着走到罗正道跟前,唏嘘地道:&bp;&bp;&bp;&bp;“摄政王殿下,跟你比起来,我这些年好像没什么成绩值得夸耀啊!”&bp;&bp;&bp;&bp;尽管高德自己把姿态放得很低,罗正道确实没看这位貌似粗豪的流亡贵族,笑眯眯地道:&bp;&bp;&bp;&bp;“高德阁下,您客气了,我们共同的事业不就是赶走地精,恢复光明帝国吗?目前的状况虽不能前途光明,也比我们刚见面时强了许多,你和我所一直追求的,不就是这个吗?”&bp;&bp;&bp;&bp;遭到背后的精灵联邦不断掣肘牵制,诸多雄心勃勃的计划直接搁浅,根本无从推行下去,昔日意气风发的高德在这种复杂人事关系的磋磨之下变得低调深沉了不少。当即,他只是笑了笑,没有接着罗正道的话茬往下,随后高德话锋犀利地问道:&bp;&bp;&bp;&bp;“那位……肯给绿皮背书,阻挡神明们问罪的行为,难道真是为了殿下您吗?”&bp;&bp;&bp;&bp;闻听此言,意识到这话题过于敏感,罗正道略微迟疑了一下,无论是选择正面作答,抑或是干脆不予回答都不大合适,他慎重地了头,道:&bp;&bp;&bp;&bp;“……从某种角来看,是的。”&bp;&bp;&bp;&bp;“这会妨碍到我们复国的努力吗?”&bp;&bp;&bp;&bp;在一个真神显圣的界里,那些被定性为异端的家伙就得格外当心了,不是上一回烧烤架就能完事的。关于这一,穿越者罗正道心中有数,高德·尼达姆则是明知故问。苦笑着头,罗正道没有试图遮掩自己遇到的巨大麻烦,道:&bp;&bp;&bp;&bp;“当然会有负面影响,我会谨慎应付这些困难,相信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bp;&bp;&bp;&bp;神明不是好惹的,好在祂们也不是下来就能下来,在枯魔期的主物质界降临圣者,那更是风险系数大的举动,像班恩不就被罗正道的一颗蓝金弹教训过了吗!&bp;&bp;&bp;&bp;枯魔期能量趋于惰性化的主物质界对于神明行动产生的强大阻力是凡人难以想象的,这事可以比作旧界开拓深海的探险活动,无论你在水面之上有多大能耐,下潜到数千米深的海底,承受着无比的重压,那也就剩不下多少本事穷折腾了。若非如此,成为班恩这个拥有强大神力的神明的要打击目标,罗正道不如早自我了断比较轻松,现在的他仗着主物质界的特殊性与班恩之流的b掰一掰腕,好歹从表面看来问题确实不大。&bp;&bp;&bp;&bp;高德没有质疑罗正道的话是否属实,他幽幽地叹息了一声,道:&bp;&bp;&bp;&bp;“希望是这样吧!我有个消息转告殿下,精灵联邦海军开始量产铁甲舰了,以他们的工业实力很快就能大批装备舰队,我想您该早知道这消息。”&bp;&bp;&bp;&bp;对于精灵联邦山寨自己的技术成果,罗正道没有感到意外,他反而胸有成竹地笑了起来,道:&bp;&bp;&bp;&bp;“谢谢,我猜到他们会这样做,不过量产的时间比我预计中提前了一些。”&bp;&bp;&bp;&bp;在新界引入来自旧界的新概念,这是一把双刃剑,许多新产其实没多技术含量,仅是一层窗户纸似的隔膜导致人们在思维上存在盲区和误区,尽管在制造的硬件条件方面早已满足,关键是大家谁也没往那上头去想。&bp;&bp;&bp;&bp;穿越者轻松地一手指头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你的新武器一出来,别人也不是脑袋空空的傻瓜,内行一搭眼就能看出是怎么回事,这种纯粹的新概念产没有技术门槛,山寨起来是毫无难的。批量仿制究竟有多厉害,即使非理工科出身的罗正道也门清得很,不是那种妖孽天才如大工马林溪之流,你就别奢望能一个人支撑起科技体系。旧界之所以要普及教育,那是因为一个盲对于工业时代毫无用处,没受过教育的人连合格的廉价劳动力都算不上。&bp;&bp;&bp;&bp;罗正道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人得有自知之明,那些搞不懂自己到底能吃下几碗干饭的蠢货,一定闹会出天大的纰漏无法收拾。&bp;&bp;&bp;&bp;单从目前来,以铁甲舰和海盗战机为代表的新式武器,只能算打闹,罗正道没搞出什么叫人叹为观止的黑科技,他纯是拼凑新界的旧有技术,然后进行系统整合换来了性能飞跃。因而,这些武器仿造起来难不大,包括雅灵帝国和精灵联邦在内的列强若不是在思想层面有所抵触,复制这些新武器的速不会比罗正道这个山寨作坊主研发出来慢多少。

安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荆门哪家医院治癫痫好
十堰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