殡仪馆里的化妆师

2019-12-05 07:16:49 来源: 贵港信息港

夜很冷,风很大,吹得树叶沙沙作响,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一股冷风吹了进来……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端着一杯沏好的热茶正细细地品着,眼睛瞄着门口,一个红衣长发女人双脚悬空站在门口,头低垂着,遮住了她的面孔。

老人笑了笑,没有一丝惊恐,淡淡地说:“来了……来了就进来吧!”

女人飘了进来,她慢慢地仰起头,脖颈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这声响在黑夜尤为惊悚,她的脸苍白如纸,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流出的鲜血滴滴答答地滴在地上。

“你等的人很快就会来了……”老人又押了一口茶,突然看向门口。

“咚、咚、咚……”话音未落门被敲响了。

“请进,门没锁。”老人低沉地说完,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灵异记者郑东走了进来,他首先看见一排排的骨灰盒,一层一层的,各种各样的,带着冰冷庄严地气息。那里面装着的都曾经是一个鲜活的人,而如今剩下的只是一捧灰。

一个花白头发的老人,眯着眼靠在一排骨灰盒上像是睡着了,但清晰可见他眼皮下的眼球快速翻转,他是在做梦还是在假寐,郑东猜测着走上前去。

“刘老师?刘老师?”郑东轻喊,声音虽然柔和可内心却早已把这个糟老头子骂开了花,什么东西,明明没睡着,装死。

“小伙子你是来采访我的吗?”老人猛然睁开了眼,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他的心一惊,好像被偷窃了心底的秘密一样露出了慌张。

“嗯!您是刘老师吧?”郑东讨好地凑了一步。

“哈哈!是我。”老人爽朗地笑声过后,他坐了起来,指着一个大点的骨灰盒说:“请坐。”

“这……”郑东头皮一紧道:“我还是站着好了。”

“呵呵!别怕,死人永远没有活人可怕,死人不会撒谎,死人更不会假装,你说是不是?”

“是是是……”郑东嘴上敷衍着,心理却急得要命,他只想快点结束这场采访,赶紧离开。

“刘老师,听说您从事给死人化妆这个行业已经有四十年了,您就一点不怕死人吗?”郑东把话题拐到了采访上。

“怕什么?不过是死人罢了。”老人淡然地说道,脸上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

“刘老师我很好奇,您和死人打过这么多年的交道,那么您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郑东所在的杂志社近在搞一刊灵异连载,所以才有了采访殡仪馆化妆师这个任务,而这个任务偏巧又落到了郑东的头上,他暗叫倒霉,又不得不联系殡仪馆的化妆师,谁知道这老变态非要在午夜接受采访。

“当然有鬼……鬼由心生。”老人没笑,表情变得凝重。

“您的意思是世界上有鬼?”

“也可以这么说!但是我觉得,鬼不可怕,人比鬼更恐怖。”

郑东被老头的话弄得心悸,瞧他神神叨叨的,大半夜竟吓人,他忍不住心里的恐慌,转移话题说:“刘老师!我能在您给死者化妆的时候照几张照片吗?”

“好!”说完刘老头说站了起来,他的身体微微向前弓,后背有驼。看上去就像一只煮熟了的大虾,怪模怪样地转身,推开他身后门,那里面是一间窄小的小屋,正中间放着一张床,白被单盖着一个人形的轮廓。

刘老头在这张床旁站定,指着白布下面盖着的尸体说:“跳楼死的,面部严重变形。”

郑东的心咯噔一下,跳楼,这种死法他并不陌生,他的妻子曾在几个月年前就是跳楼死的。他的脸因此变得难看,刚想阻止刘老头,可他已经掀开了白布露出了里面血肉模糊的尸体。

刘老头拿好工具后,絮絮叨叨地说道:“瞧瞧!以前漂亮的脸蛋,现在塌下去一大块,真不知道有多疼……”

郑东见他开始在死者脸上忙碌着,他连忙拿起了相机抓拍,抓怕。他拍的很仔细,一个动作一个环节都不放过,拍着拍着,死者的脸开始有了形状,渐渐地恢复了容貌,这个容貌……

啪一声,他手里的相机掉在了地上,盯着那张脸恐怖地喊:“是我老婆……是我老婆……”

他捂住眼睛不敢去看,可是他明显感觉妻子正慢慢向他走来,越走越近,面容也越来越清晰,变形的脸,噼里啪啦响着骨骼破碎的声音……

他大吼:“走开……别在跟着我……是我推你跳楼的又怎么样?谁让你背着我去见网友,给我戴绿帽子。”

他挡在眼前的手被人用力拉开了,看见刘老头冷冷地看着他,而床上的那具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面容和他老婆一点不像。

“怎么样?我说鬼由心生吧?”刘老头说完拿起了电话,报了警。

郑东没有逃跑,这一天他等了许久了,他每晚都睡不好,总是梦见老婆的鬼魂找他报仇,现在好了,他可以解脱了。

共 165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俗话说,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做了坏事,总是疑神疑鬼的,鬼有心生,就是这个意思。作品真假结合,虚实相应,巧妙地挖掘了人物的内心世界,弘扬了正义,揭露了丑恶,是一篇佳作。值得推荐。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6-07-2 19:41:17 期盼新作!

宝宝咽喉肿痛
五岁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孩子高烧不退怎么办
小孩发烧吃什么食物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