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质疑我的都是酸葡萄心理结婚为时尚早子

2019-01-13 01:01:25 来源: 贵港信息港

  郎朗:质疑我的都是酸葡萄心理结婚为时尚早

  郎朗

  本刊康沛

  近郎朗在北京的大动作不少。先是在国家大剧院发行了和索尼音乐合作的张蓝光现场专辑《维也纳独奏音乐会》,紧接着又和余隆执棒的中国爱乐乐团,以及三位百老汇歌唱家在天坛祈年殿前举办了祖父说:蝗虫性子太躁一场百老汇风格的爵士音乐会,为奥迪夏季音乐周启幕。10月,他还要为第十三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做开幕演出。

  作为一个时代的年轻偶像,郎朗难免会受到一些质疑,其中包括他演奏的夸张风格和商业活动过多以至于不像一个“古典音乐家”。对于这些声音,郎朗归纳为“有些人就是酸葡萄心理过重”,他认为应该把人家的优势当成一种优势去学习,而不是当作绊脚石。

  炫技和深度两手抓

  FAMOUS:新专辑里的曲目很多元,包括贝多芬、肖邦和西班牙作曲家的曲目,而在天坛做的爵士音乐的演奏会也让大家看到不一样的郎朗。近是不是在刻意做“转型”?

  商务皮具 郎朗:我就从来没给我自己定过型,所以也不算转型。(笑)

  FAMOUS:你会觉得大众给你贴的标签太多了吗?

  郎朗:别人贴不贴我不管,但我没给自己贴标签,我就是希望自己什么都能弹。我以前不会弹爵士,和一些爵士大师合作之后,我觉得这个挺适合我,我能弹。我以前觉得我想弹,但我弹不了,觉得没到那水平,现在进入了一个新领域,就是这么简单。

  FAMOUS:不懂钢琴的人会觉得你的演奏风格很夸张炫技,但和你合作的乐团或是专业乐评人都会用“严谨”二字去形容你,如何达到两者的内在统一?

  郎朗:弹琴是多面的,炫技的东西我很追求,因为我觉得钢琴如果能把健身房地胶技巧表现地特别好的话是一件非常潇洒的事情。但同时,也有很多非常严谨,非常有深度的作品,像贝多芬,也一定要弹好,而且一定要弹进去。在钢琴大师里,要不然你就特别会炫技,要不然你就特别有深度,很难两个都有。所以我一直都追求这两个方面全要进去,这确实难度很大。但是我觉得我应该有能力做到这点,当然了还得继续往里探。

  有些人就是酸葡萄心理太重

  FAMOUS:作为古典音乐家,你会介意别人说你张扬吗?

  郎朗:这些说我的人我觉得都不是真正理解古典音乐的人,你听帕瓦罗蒂唱歌的时候,你觉得张扬吗?或者你觉得他永远都是这样很温柔的吗?古典音乐不等于古板,第二不等于没有激情

郎朗质疑我的都是酸葡萄心理结婚为时尚早子

。把古典音乐家定型,这就是一个大错。这种大错要一点点纠正。我弹一些曲目就是不张扬不行,因为那些曲子就是炫技曲子,我该射门了难道我还不射啊?在欣赏音乐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FAMOUS::所以你认为是人们的心态不好?

  郎朗:我们有很多错误的观点,比如说我次回国,说你没得过什么国际比赛大奖,你就不是什么,这就是一个超级大错。霍洛微兹拿过奖吗?鲁宾斯坦也忙完后没拿过,因为他们已经超越了普通钢琴家的水平,人民大师级的音乐家不需要这个东西。

  有些人啊,他就是酸葡萄心理太重。他看到有些人很成功,他不把人家的优势当成一种优势要学习,而是当作自己的绊脚石,说三道四。我觉得这样特别不好。这样你也得不到什么。说实话,这么几个人的声音也不会给我造成什么损失,但就是给人一种他们输不起的感觉。

  FAMOUS:你是在说一些中国人的“劣根性”吗?

  郎朗:不是中国人,全世界都有这个东西,尤其有一群人可能不是很成功,或者说自己的梦想没有达到,他就会想方设法不让别人达到。如果我的同行,或者我的同龄人做事成功的话,我都会去恭喜他。这种东西对我来讲也是一种超越。

  FAMOUS:社会上对你的质疑还包括你参加的商业活动过多。

  郎朗:其实很多人不了解什么叫商演跟公演。你参加企业办的堂会,那叫商业演出,但售票的演出不是。如果这个企业在卡内基音乐厅以公演可以使学生获得成功的感觉的形式给我赞助,这不是商演,因为他给的大部分钱不是到你腰包里,是给了音乐厅。你说现在的古典音乐,如果光靠票房没有商业赞助,你觉得国家大剧院或者任何一个剧院,它能经营下去吗?这是我们必须需要的赞助。

  足球、篮球都有赞助,为什么古典音乐就不能呢,这是很正常的,大家都能吃上排骨汤,为什么我们古典音乐家就不能吃上排骨汤?

  家长还没对我逼婚

  FAMOUS:听说你还看过《奋斗》?

  郎朗:看得比较少,我一半时间都在美国,但肯定心里是中国人,而且80后起码的习惯还是有,因为我本身就是。

  FAMOUS:你觉得中国年轻人需要吸收的西方年轻人的一点是什么?

  郎朗:我觉得中国年轻人应该多放开一点,潇洒一点,可能从小学业压力过大吧。另外我觉得咱们这一代独生子女在合作方面确实差一点,国外小孩从小就学会了怎么合作,我觉得中国年轻人应该多合作,多学习各方面的优点来完美自己。

  FAMOUS:可是你本身就是一个给孩子和年轻人带来压力的标杆。

  郎朗:压力都是自己给的。有的家长是太想让他小孩成功了,实际这是一种变态的心态。当然,我的家长曾经也有过这种心态,但是你怎么能放下这个包袱,这是很重要的,家长不能背着那么重的包袱来教育孩子,这样小孩也会对想做的事情有厌倦厌恶的心态,这样木工直刀的话你什么都做不成了。这个时候家长一定要疏散,而且要多交流。这样才能体会到练琴的乐趣,而不是压力。

  FAMOUS:那你的生活中会像一般的“80后”那样的烦恼吗?比如父母管太严,逼婚什么的?

  郎朗:目前为止还没有。有时候我妈对我比较严格,让我注意啊,晚上赶紧回宾馆睡觉,所以我有时候会觉得她有点唠叨。你说逼婚什么的,我的家长也不着急,长辈也都不着急,没人着急抱孙子孙女的,没这事儿。我自己也不着急,成天弹琴感觉挺高兴的,然后有一些很好的朋友,生活挺满足的。

  FAMOUS:就把音乐当做女朋友?

  郎朗:倒也没有那么变态,我看着我喜欢的女孩当然会心动了。

  FAMOUS:那你对什么样的女孩会心动?

  郎朗:说不好,这个真说不好。只要缘分到了,我不会拒绝。

包包2012新款
天津博大加盟代理
大连家务手套品牌大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