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手遮天

2019-06-26 06:17:17 来源: 贵港信息港

<P><fon color=red></font>随着聂光的谋反,整个大庆都开始陷入某种恐慌中,京城表面上看去虽仍是有条不紊,实则已是暗潮涌动,诸方势力都在静待局势,随时为下一步而作打算。短短三个月时间,叛军就乘锐拿下益州、利州与衡州三地,与此同时,陕西靖西王二藩与河南汝宁王亦先后揭起叛旗,纷纷响应,一时间,形势对聂光极为有利。当然,朝廷所派出的雄狮亦是兵强勇猛,当双方战于潼关时,朝中三军以正死守,腹面主攻,前后夹击以致叛军大败,其二路主将战死,总算是夺回了这三面临河,易守难攻的兵家重地。那一役决胜之关键在于交战时的奇谋战术,大将军霍川奏称此战宋将军足智多谋,功不可没云云,父皇收此捷报后,连日来的肃容也稍有缓意。宋郎生的将才令满朝上下都极为震惊,任谁能想到平日里那温文尔雅的大理寺卿去到战场上能如此英勇?虽说我对此也颇为诧异,不过驸马曾说,君锦之在宋郎生很小的时候就喜欢逼他读各家兵书,闲来无事都会在家里铺张地图布个沙阵授他上阵奇术,久而久之耳濡目染,对此也是颇有所得。前朝瑞王乃是百年难遇的神将,想来他当年教宋郎生那些是盼着有朝一日他能替自己光复河山,又岂能想得到多年后宋郎生将此用在对抗前朝旧部之上呢?有时候我也觉得有些奇怪,当年宋郎生答应父皇假意投诚聂光已是极为勉强了,这一次兴兵出师,他又为何会轻易妥协?不管怎么说,若换成我是他,我定然是不愿意的。彷徨不解只能继续彷徨,也许从根本上来说,在宋郎生眼里国泰民安这种大我还是比其他小我来得更重要些。不过,因战争而大放异彩的还有一个人,就是陆陵君了。原本陆陵君被发配于西境,后因战事突起,边城即要被攻陷,他们那路人马就被临时调往战场,去充当人肉挡箭牌先行压阵。出乎意料的是,那路人数不过五千的充军兵马竟就此杀出一条血路来,不仅没有被敌军击溃,反而扭转了局势,守住了边城,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接连几场攻城之战,他们的勇猛都起了极大的作用。这种情况引起了朝中的重视,细究之下才知那路军马以陆陵君马首是瞻,平日里都是陆陵君授以他们武艺及兵器使用之法,到了战场上陆陵君冲锋在前,看准时机擒获敌军之首领,从而鼓舞士气,让战情转危为安。在得知这个消息时我和景宴整好在书房议事,他长长感慨了一句:“皇姐,你的这两个男人真是深藏不露啊深藏不露……”我被噎了一下,“什么叫我的男人,陆兄是我的好兄弟……”景宴摊手而笑,“你不用说,我懂,我懂……”我瞪了他一眼:“陆陵君立下如此战功,怎么着都能免他的罪了吧?”“那是自然,”景宴微一点头,“我已命人下去先安排个千户给他当当,他若再立战功,今后,便是前途不可限量……”我道:“我对陆兄,还是极有信心的。”景宴不置可否的转了一下毛笔,复又顿住,“对了,皇姐,你后来可有寻回你们府上的那名神医?父皇的病情连太医都束手无策……或许……”父皇近日来病情每况愈下,骤醒时的精神气早已荡然无存,虽未就此昏厥不起,然而气色与脉息却比昏迷时来得更虚弱,太医院卯足了力去治疗,皆是收效甚微,只道沉疴痼疾,时日无多。我轻轻摇了摇头,心中再度蒙上一抹愁云,“周文瑜是聂然派在我身边的人,真相大白之前他就已逃之夭夭了,哪还寻得到踪影?再说,他这样的人敌友难辨,就算是找回他,我也不敢让他给父皇诊治……”不过,提到周文瑜,我倒又想起另一个人。周文瑜的师弟,药王谷的关门弟子,同安堂的掌柜康临。因着忘魂散的事,我去找过他两次。他曾告诉我,从他手中卖出去的忘魂散有两颗,一颗致命,一颗不致命。当日他的话也误导了我,让我以为只有两颗毒药,可事实上流于世面上的忘魂散远不止这个数目。康临对周文瑜与聂然之间的事一无所知,他确确实实只研制了两颗忘魂散,再无其他。我总算还是相信他的话,出了那么大的乱子,他一直照做他的生意,压根没有离开过京城,若是同党,早就闻风而逃了。“除了你以外,还有什么人能制出忘魂散呢?会是周文瑜么?”康临怔了一怔,“有这个可能性……只不过,如果他是制毒之人,当日又何必领公主来到草民这儿探寻真相?”这么一说,倒也有几分道理,我略略思付,问:“本宫当时问过你们有否令人一夕之间忘却部分记忆之药,你们都坚持说没有这个可能性,可康老板,你怎么不如实告诉本宫,若是服用了解药,极有可能在一夜之间忘却失忆期间的所有事呢?”康临骇然跪下身,道:“那日师弟来找我时便同我说起公主是中了忘魂散之毒,且极有可能会是致命之毒,若让公主得知此毒有解药,必会让草民配置……”“所以呢?”他诚惶诚恐道:“解药,便是在配置毒药时以同等份量相反顺序所炼制而成,多一分不行,少一分也不行,当日的买主要草民炼出的忘魂散,绝不能让他人破解出解毒之法……遂草民便把配药的药方销毁,炼出的解药一齐卖出……草民唯恐让公主知悉,而草民配不出解药从而惹来杀身之祸,故才……求公主饶恕草民死罪……”如此看来,康临所制的两颗,多抵是让父皇与太子弟弟分别买去,至于聂光给宋郎生与风离的忘魂散,并非来自于康临。虽然,我至今没能猜出风离又是从哪得来一颗不致命的忘魂散给我服下,正如我至今都搞不明白风离为何要放我性命一般。事既已过,不想也罢。念及父皇的病况,我命康临进宫替父皇诊治,他的医术与周文瑜不分伯仲,没准还能有所转机。可康临的看法与太医院并无分别,我问他:“药王谷不是远近驰名么?难道真的回天乏术了?”他摇头叹道:“药王谷以奇药偏方闻名,皇上所患并非急病亦非奇毒,乃是陈年旧疾积久所致,病根早已根深蒂固,药石无灵。”纵然早有准备,可听他这番说来,仍是忍不住黯然泪下。父皇对此或是早有预感,从他苏醒那天起就在为景宴继位所筹谋,替景宴巩固权利,收揽人心。到了今日他终于没有下床的力气了,反而长舒口气的和我们说:“大庆将来就靠你们了。”景宴就像是一夜之间成长成一位真正的储君,处理政务再也不似昔日般优柔寡断,朝中上下无不信服于他。我一直觉得我监国的意义就是为了等到景宴能有独当一面的这一天,事到如今,我只想陪同父皇走完一程路,在家中静待驸马回来,待到那时,再不过问那些纷纷扰扰的机谋争斗之事。然而,这世上有许多时候,本不是你想谢幕的时候就能顺利谢幕,入世易,出世却难。其实那日,我原本只是带着从康临那儿配制好的药草熏香,欲要摆在父皇的寝宫中,让他安神宁心得到更好的休息。所以在我看到寝门外的宫女们都退到了十步开外,她们说皇后娘娘正与皇上说话故而屏退众人时,我也并未顾虑太多,只想着敲个门放下熏炉离开就是。可是当我步至门前,腾出一只手刚要敲门时,听到了里屋传来母后焦急地声音:“陛下宠爱棠儿,不愿让她受委屈,这一点,臣妾岂会不明白?可她终究不是陛下的亲生女儿啊,岂能将此重任托付于她?”我以为我幻听了。轰隆隆的,母后的声音字字清晰,虽然入了耳,却传不到里头。我思绪空了半晌,又听她说:“陛下可还记得当年赶走景岚时所说过的话?陛下说,‘非我萧家血脉,其心必异’,故才忍心放逐他远去……陛下待岚儿尚且如此,何以对棠儿……”我听到父皇一声叹息,他缓缓道:“男子终归与女子不同,景岚有名望有野心,有他在皇家一日,景宴都难登大统……棠儿却是不同,她处处为景宴着想,身为一介女流却能让朝中诸臣都敬她三分,绝不仅仅是因朕赋予她的权柄,有她辅佐宴儿,朕亦能放心许多……”“陛下……”母后尚要说话,我已推门而入。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心中明白不论听到何种震惊之事此刻都不该擅自闯入,要探寻真相有千百种循序渐进之法,可理智这样告诫自己的时候,手已情不自禁的往前一伸——寝门应声而开,映入眼帘的是父皇与母后满面错愕。我昏昏然的站在他们跟前,将怀中熏炉摆在桌几上,跪下身,颤道:“儿臣……原只是想来给父皇送个熏炉,无意间……听到了父皇与母后的谈话……”我努力让自己的身子不要摇晃的太厉害,“听到母后说,棠儿与大皇兄……皆非父皇亲生,父皇莫要告诉棠儿,是棠儿……听错了吧?”我多么希望父皇与母后能笑吟吟的和我说句“是你听错了”。那么,我是不是就可以当作从来没有听过,装作浑然未觉的继续当这个公主。然而父皇与母后的神情却给了我答案,哪怕真相荒天下之大谬,那终究是真相。不容忽视,不容置疑。父皇说,起因要追溯到大庆江山初立之时。那时他登基不久,兵权未统,诸方势力皆是虎视眈眈,此等时节极需诞出一个皇子以固政权。可当时虽说后宫佳丽成群,却是连一个肚子都没动静,母后便是在那时忽然怀有身孕的。父皇喜出望外,自将母后视若珍宝,然而,他却不知这背后的文章。母后自幼身体极弱,因家族顽疾所故,本不适合生子,即使受孕,也难以产下健康的婴孩。她当时仅不过是个小小的嫔妃,蒙获圣宠,怀有龙脉,又岂会忍心割舍?她瞒下自己的病情,一日日坚持下去,终于,在父皇的守候与群臣期待中,诞下了龙子。而她没有料想的是,那婴孩一出世便枯黄消瘦,连啼哭的声音也极为微弱,接生的太医们皆惶恐地说此婴孩活不过三日。父皇大为震惊。万众瞩目的龙子倘若很快一命呜呼,岂非是要落歹人口舌,道这江山之主非真龙天子?父皇心焦如焚,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胞妹永安公主不日将要临产,他心中起了这个念头,就连夜把永安公主招入皇宫,暗中令妹妹服下催生之药,第二日夜里,永安公主在嘶声裂肺的哭喊声中,生下一个男婴。“那个男婴……就是大皇兄?”父皇慢慢的点了点头,他的脸上流露出愧悔的神情,“那是个健康的婴孩,然则朕的皇妹因服下药物,失血不止,便在那一夜……离开了人世……”那年,永安公主的驸马正在遥远的北境抗战杀敌,得闻心爱的妻子在产子离世的噩耗,悲痛欲绝,没过多久,北境就传来驸马战死沙场的消息。自此,天下人只知公主难产而逝,却不知这背地里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父皇说,他对永安公主之死极之愧疚,告诉自己一定要善待那个孩子,是以大皇兄自幼都是在众星捧月之中成长,乃所有人眼中既定的太子之选。然而不是亲生的终究不是亲生的,随着后来其他皇子的出世,父皇对大皇兄的爱逐渐减少,不论大皇兄有多么的出类拔萃,那一段过往终究成为了他心中的一根刺。他试图去寻找什么理由废黜太子之位,可大皇兄忠君孝顺,才智双全,更以德行服众,根本就寻不到任何理由。直到大皇兄爱上了一位民间女子,他故意百般阻挠,出言相激,才顺理成章的将这根刺拔出心头。话说到这里时,屋内的炭火炉啪嗒一声,烧的屑子星星点点。满屋暖意,驱不走一身寒冷交迫。我跪在地上,只觉得所闻太过荒唐,想要笑又笑不出来,“……那么我呢?我又是从哪儿来的?”父皇望向母后,长长叹了口气:“……棠儿……直到七年前,朕……还一直以为你是朕的亲生女儿……”这话的意思,便是说,母后瞒了父皇十三年。那自然是发生在永安公主逝世之后的事。父皇的后妃们开始争先恐后的怀了龙种,而母后所诞的这个“大皇子”根本就是假的,她几乎可以看到自己一片迷茫的未来——倘若不能生下属于她和父皇的孩子,终有一日会因父皇所厌倦而遗弃。然而她的身体经过一次生产之后变的更脆弱了,莫要说生子,即便想怀有身孕都是件难事。她听闻说民间有一位名医,乃是药王谷谷主之女,名唤林丹青,对治疗女子难孕难产颇有所成,故派人辗转招入皇宫替自己诊疗,不过三个多月,她的身子果然恢复了许多。不过,林丹青算是江湖人士,常年行医四处游历,不可能为了母后三年五载的都留在后宫中,母后为了留住林丹青,便暗中搭线,制造机会让太医院年轻有为的太医徐留芳与她接触,共同为自己诊疗。这年轻男女,都是极爱医术之人,年龄相仿且志趣相投,很快便看对了眼陷入爱恋之中,两人难舍难分,林丹青自就愿意为了徐留芳留下,母后也就顺水推舟做了人情,令他们早早成婚,在京城安家。自那以后,林丹青也就夫唱妇随,尽心为母后调养身体。依林丹青而言,母后的宿疾乃是先天所致,需得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调理,切不可操之过急。可母后眼见满宫苑的皇子四处溜达,哪还沉得住气?她不听林丹青劝阻,再一次怀了龙种。巧合的是,与此同时,林丹青也怀有了身孕。那漫长而又短暂的十月怀胎,母后是在汤药的侍奉中度过的。奈何好景不长,母后的第二个孩子在诞生的那一刻,就已断了气息。母后在望见死婴时几乎快要发疯了,彼时父皇正在外御驾亲征,她想着若是父皇知晓她再度诞下死胎,从今往后又岂会再正眼瞧她。仓皇失措之际,她想起了正在家中待产的林丹青,刹那间,她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故技重施。“于是……母后您……就把……林丹青招入宫中,把她的孩子据为己有……”我缓缓的问,像一条焦渴的鱼,连眼皮都抬不开来,“那个孩子,就是我么?”答案不言而喻。比永安公主幸运的是,林丹青并未在催产中坠入黄泉,她活了下来。可母后又岂会冒着被父皇发现真相的危险让她继续活于世上。就在即将灭口之际,徐留芳将林丹青从虎口中救了出来。他们连夜逃出皇宫,试图找到父皇以求告之真相,但母后派出的杀手还是快了一步,终,他们在逃亡的途中双双坠崖,不知所踪,不明生死。后来,父皇班师回朝,出乎母后意料的是,父皇一抱起襁褓中的我时我便眉开眼笑,父皇疼极了我,下了朝入了夜,的爱好便是来母后寝宫抱着我玩。我的出生对母后而言,就像一个幸运之果。第二年,母后就此登上了皇后的宝座,第四年,母后诞下景宴,从此后宫地位不可撼动。世间之事如此讽刺,母后之所以能平安诞下弟弟,全因她继续依林丹青的药方调养身子,遵从医嘱循序渐进,方能有此奇迹。母后以为这道疮疤永远不会被揭开,可惜她料错的是,徐留芳与林丹青双双被一棵崖间树所截,那树枝只能承载一人重量,终,徐留芳为救林丹青,自己跳入了万丈深渊,保住了他心上人的性命。在我十三岁的那年,父皇在去往清真寺的路上,遇见了林丹青。父皇自然认得林丹青,当日她与徐留芳的婚事也是母后让父皇赐婚,后听母后说他们夫妻二人登山失足也极为惋惜,此番骤见她出现,他亦甚感诧异。林丹青把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的告之父皇。世上本无不透风的墙,当人被蒙在鼓里的时候自是浑然不觉,一旦经人提点,所有蛛丝马迹皆变得有迹可循。父皇惊怒不已,比愤怒更让父皇难以接受的是,我不是他的亲生女儿。而他却把太多的父爱和关怀用在了我的身上。他回宫后,去寻母后兴师问罪,母后既被揭穿,亦是供认不讳。母后说,她这些年受尽了良心的折磨,夜不能寐,又唯恐父皇知悉真相,如此倒也好,她别无所求,只求父皇莫要迁怒于景宴,他是父皇的血脉了。母后说的不错,这么多年来,或因战争,或因争权,或因疾病,父皇的几个儿子相继离开人世,就像是上天惩罚父皇残忍害死永安公主的诅咒一般。到,的孩子,只余景宴一人,而父皇的身体却大不如往日,莫要说再孕龙子,那堆积如山的朝务,内忧外患的国情,都快要令他撑不下去了。父皇想到了我。他认为我天资聪颖,处事果决,颇有王家之风,只需稍加辅助,必能成为景宴强有力的左膀右臂。还有一点,也是为重要的,那就是,我并非真正的皇室之女,而这个证据掌握母后的手中,若他朝有一日我图谋不轨,为一己私欲独揽大权,要推翻我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为了景宴,为了大局,父皇没有将母后的罪行公之于众,却从此冷落了她。从那日起,母后再不闻后宫繁事,一心吃斋礼佛,以此为戒。至于父皇,他一心授我政务,予我权力,终于送我站上了庙堂的风头浪尖之上。到了今日,景宴终于不负他们所望,成为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储君,然而我的驸马忽然手握重兵,母后终究对我有所忌惮,她担心父皇离去之后凭她一人之词无法与我抗衡,故恳求父皇能削去我的权柄,如此大庆江山方能高枕无忧。但是父皇,却不同意。其实听到此处,我只觉得浑身如入冰窖,眼前熟悉的人、熟悉的物忽然变得极之陌生,房中一切幻化成恍惚的幻影,瞬间分崩离析。这就是帝王之家。当他们静静道出那一幕幕血腥的真相时,他们或会露出悔意,或懊恼或愧疚,可在那之后,他们更关心的,永远是权力永远是利益。父皇见我久跪而无言,长叹道:“棠儿,朕……今日本可以不用同你道出此番种种,可……”我打断他的话,“难道父皇还要襄仪为这份坦诚而感恩戴德么?”父皇被我这一句话问的无言以对。无言以对,不论是我对他们,还是他们对我。我默默爬起身来,用袖子拂去眼角的泪,不再施礼,不再多瞧他们一眼,就这般施施然离去。我小的时候时常会想,何以母后待我不甚亲近,何以我不能与其他的公主一样,遇到不顺心的事时就钻入母妃的怀中撒娇。我以为是自己不讨她喜欢,也为此努力过,争取过,母后始终待我不冷不热,我猜测过许多可能性,直到今日听到真正的答案时,方觉往事一幕幕宛如一场笑话,只是我根本笑不出来。原来,那个在村镇替我治好腿伤,又奉聂光之命将我锁在疫屋中的青姑,才是我的亲生母亲。当年我还一直奇怪她为何不遵聂光之命杀我,为何对我下的疫毒只是掩人耳目的普通药物,想来,多半是她从聂光处得知我是襄仪公主,知我是她的女儿,故才施以此计令我逃脱。如此,她逃亡之际救下她的人,应是夏阳侯聂光了。可是,明明不是没有机会的,为何却不告诉我她是我的母亲呢?我如同行尸走肉般回到了公主府。抬起头,望着门前那镶金牌匾上明晃晃的“襄仪公主府”,只觉得那每一个字都抒尽了讽刺。我悲戚而笑。到如今,连这个我视为家一样的府邸,也已非我的归属之地了。——本章完</P>

黄冈医院专治癫痫
七台河治疗牛皮癣好的医院
扬州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