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域狂啸 百六十四回 传音

2020-01-16 19:09:36 来源: 贵港信息港

兽域狂啸 百六十四回 传音

生死相拼的高强度厮杀是极费气力的,不过十数回合,林啸的气息和脚步已然稍显紊乱。

而石雕武士却似乎丝毫不会疲惫,依然虎虎生风,紧追不舍,步步紧逼。

林啸心中暗自叫苦,自己毕竟是血肉之躯,跟这机器人一般的东西打斗,要是拼耐力那肯定是要完蛋了。

看来,只有先逃离这个房间,换得喘息的机会,再慢慢想破敌之术了,林啸一边与石雕武士周旋,一边用眼睛的余光寻找进来的那个门洞。

这一瞥之下,却让林啸的心沉到了海底,这个房间的四壁之上,不要说门洞,连条缝都没有了,那个林啸进来的门洞,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消失。

完了,自己被困死在这里了,林啸狠狠地吡了吡牙,眼中反闪出一股绝决的疯狂来。

林啸不再一味退避,在腾挪之际,手中长刀不断寻机劈斩,频频向石雕武士身上招呼。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除了激起簇簇火星,连石皮都没能刮下一丁点。

没法打了,坚不可摧,力大无穷,不知疲倦,这样的对手怎么打,可恶的是,逃还没地方逃。

林啸的心中情不自禁地浮现出一丝绝望来。

“吼!”林啸一;声怒吼,将心中的这一丝怯意驱散,不能这样自乱阵脚,任何东西都有弱点,一定能找出克敌之法的,林啸给自己打气。

可对方哪有什么破绽呢,通体浑由石头雕刻而成,又无喜无忧,无畏无惧。

一柱香后,林啸的体力终于到了极限,石雕武士一拳横扫,他明明想一个侧身让过,疲惫又带伤的身体却跟不上了,动作稍慢上半拍,已然被一拳扫个正着。

“啊!”林啸一声痛啸,远远飞出,狠狠地砸在墙上,再轰然落地。

“轰!”下一个瞬间,石雕武士已如魔神一般跃起,手中长锏高高举起,扑向倒地不起的林啸。

林啸挣扎着翻过身来,“噗”一声喷出一大口血来。

望着石雕武士像泰山压顶一般扑来,浑身剧痛的林啸已然无法动弹,但他却怒目圆睁,无一丝怯意。

要死了!

下一个瞬间,林啸就会被黑铁塔般的石雕武士一脚踩烂。

“下巴!”一个声音在林啸耳边突兀地响起,刻意压低的音量,像有人凑在耳边说了一句悄悄话,但听得出,这是一个娇俏的女声。

林啸一个激灵,他虎目一扫,眼中迅即迸射出惊人的光芒。

正自上而下呼啸落下的石雕武士的下巴下方,有一道小小的裂缝,约五厘米长,半厘米宽,如果不是它高高跃起,而林啸这个虎族人视力又超强的话,无论如何都发现不了这条小小的缝隙。

电光火石之间,诸多念头瞬间迸发。

“啊!”林啸一声大吼,已然瘫软的身躯骤然重获无穷力量,整个人从地上弹起,手中长刀闪电般顺势向上猛刺。

“咔嚓!”一声轻响,长刀不偏不倚,正从石雕武士下颌正中的缝隙中插入,居然毫无阻挡,长驱直入,看来,它的头颅是中空的。

林啸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微微一震,似乎一刀刺碎了什么东西。

石雕武士正飞速砸下来的石锏像被施了定身法一般骤然硬生生地停止。

“嗵!”一声巨响,石雕武士重重地落在了地上,巨大的冲击力波及到了林啸,他又一次狠狠地撞在了地上。

林啸挣扎着抬起头,尘土散处,石雕武士一动不动地站在他面前,它如被猛然关掉了电源的机器人一样,还保持着挥锏下击的动作,它的下颌,插着一把没入一半的长刀。

终于干掉它了!

林啸眼前一黑,轰然倒地。

也就在这一瞬间,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在心脏的正中央,一颗金色的光点光芒大作。

不知过了多久,林啸蓦然睁开了双眼,一个鲤鱼打挺,飞身而起。

一身的疲惫和伤痛已然荡然无存。

看台上,一片哄然叫好声。

史菲云那好看的弯弯细眉轻轻一扬,嘴角漾起一丝得意而俏皮的轻笑。

她,是一名风系的修法者,风,总是能将声音带得很远的。

林啸一把抽出长刀,绕过已然一动不动的黑色石雕武士,慢慢地向大房间的中央走去。

四名石雕武士围成的圈已经空出一个空档,是否能从这个空档处顺利穿过,到达中央的光柱处呢?

全副戒备的林啸心里总觉得不会那么顺利。

似乎为了回应林啸的这个担心,随着一片轻微的“咔嚓”声,剩余的三名石雕武士同时复活,缓缓站起身来。

我靠,不会吧,三个一起来!

林啸连连急退。

三名石雕武士缓缓走了几步,却又重新蹲跪在地,低下了脑袋,他们的位置已然变过,三人呈一三角形,重新将中央光柱护在了中间。

果然没这么容易搞定,林啸心中暗自恨恨。

稍一停顿,林啸继续缓步上前。

正对着他的那名石雕武士缓缓抬头,用肃杀尖锐的声音说道:“杀汝者,三生塔之南方守护,名曰:敏!”

石雕武士缓缓站起身来,它浑由不知名的赤红色石材雕刻而成,与上一尊相比,身形更显矫健,胸前浮雕有一只振翅而飞的赤色异鸟,手执尖利的石枪。

“眉心!”那个似在耳边的声音再次轻轻响起。

林啸双眸一亮,已然看清了这红色石雕武士眉心上的那道细小的裂缝。

半柱香后,林啸缓缓从已然一动不动的红色石雕武士的眉心抽出长刀。

这尊红色石雕武士的速度出奇的快,给林啸造成了不小的麻烦,好不容易才让他抓住一个破绽一击中的。

还没等林啸松一口气,剩余的两尊石雕武士同时缓缓站起身来,慢走了几步,呈背对背一直线,重又蹲跪了下去,将光柱护在中央。

这一次,林啸没感到惊讶,看来今天是非得一一击倒这四尊石雕才行。

既然如此,那就速战速决,只要找到了石雕武士的致命点,一对一解决还是有把握的。

林啸长吁一口气,向正对着他的那尊石雕武士走去,下一个目标就是它了。

但意外还是出现了。

当林啸走到离目标石雕武士十步以内时,它缓缓地抬起了头,同时,与它遥遥背对着的另一尊石雕武士也同时抬起了头。

“杀汝者,三生塔之西方守护,名曰:威!”离林啸近的那尊石雕武士缓缓站起身来,声音中透出浓浓的威压,它甲胄狰狞,高大威猛,浑由青色的石材雕刻而成,胸前浮雕有一条张牙舞爪的龙纹。

“杀汝者,三生塔之东方守护,名曰:烈!”离林啸远的那尊石雕武士也同时站起身来,慢慢转身,它的声音暴烈无比,一身头角峥嵘,全身由不知名的灰白色石材雕刻而成,胸前浮雕有一头昂首长啸的猛虎纹。

这下林啸傻眼了,他原先做的是一对一的准备,所以不待休息便上前挑衅,因为一对一他有相当的把握。

没想到的是,这回玩法变了,对方这回是两个一齐上。

“你们怎么能这么赖皮!”林啸心中叫苦不迭,早知如此,就不应该求快,刚才应该好好休息一下,等气力复元再说。

但石雕武士一旦复活却是不死不休,开弓已无回头箭了。

林啸以静制动,长刀横持,目光炯炯,如一头伺机而动的猛虎。

青龙武士持方天画戟,白虎武士抡偃月大刀,皆如天神一般。

“吼!”猛然间,青龙、白虎同时暴喝,一左一右扑向林啸,戟扫刀劈,势不可挡。

既不可挡,那就溜喽,林啸无一丝犹豫,身形一晃,太极步如行云流水一般施展开来。

也就在这一瞬间,耳边又传来轻声的提示:“咽喉、膻中。”

林啸眼中战意大盛,一边腾挪,一边大呼:“青虫白鼠,可追得上你家爷爷!”

看台上,一片哗笑声。

“这虎族小子有点意思!以一敌二,居然还敢如此嚣张。”洪元三皇子郑璋呵呵直乐。

“得瑟!野蛮人!”史菲云语气不屑,嘴角却微微扬起。

“对对,野蛮人就是浅薄,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破解了这石傀的命门便如此得意,浅薄!浅薄得很!!”郑璋忙陪笑附和。

史菲云翻了翻白眼,扁了扁小嘴。

再高处,窦宪已然几乎将椅子的扶手捏碎,狠声道:“石傀的命门在哪里这虎族人是怎么知道的?”

“父亲大人,收到密报后我只将这第二层的破解之法私下告知过胡宗远。难道,魁首也私底下在法师公会里设有内线?”窦超低声回话,眼中厉光一闪。

“魁首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窦宪狠狠一哼,沉声说道:“只有那个老东西才有这样的能耐,亏他素来自诩清高正派,真到了要紧关头,果然也是不择手段的。”

“那怎么办?”窦超面有忧色。

“不用担心,三生塔的第三层是由乔安大法宗亲自布置的,没假手任何人,他是完全可以信任的。再加上绝冠的杀手锏,一定能击毙这虎族小子。”窦宪一拍扶手,低声喝道。

“那就让他们再得意一会,得意越多,到时失望越大,嘿嘿!”窦超阴冷一笑,目光瞥向远处。

远处,右相韦辉腰杆笔直,正襟危坐,表情肃穆,银须飘飘,使人肃然起敬。

(求下推荐票,请喜欢本书的兄弟们点一下,支持下呱哥,感谢之至!)

第二一四医院怎么样
清华大学玉泉医院怎么样
江西哪家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莱芜治疗牛皮癣方法
徐州白癜风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