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君 千一百三十九章 挥剑杀人

2019-12-05 08:58:19 来源: 贵港信息港

绝世邪君 千一百三十九章 挥剑杀人

轰轰轰.

突然之间.狂风地颤.在众人的视野之中.一股惊人惊天之力.几乎扰动了整座须弥空间的上空.

那雷雨云层当中.九条千丈狂龙.虎啸嘶吼.

“吼...”惊鸣后.九条恶龙.伏击而下.从秦石的手臂上.团团的汇聚如避开一般.

“那是……轮回武学.”众弟子心惊的一喝.

轮回武学.那种在八域中.都是如凤毛麟角般存在的好东西.是很少有弟子能够拥有的.而眼前这黑袍少年.竟然如此轻易的挥出了.

而且.惊人的是.他不是刚刚和九名域境大能交过手的吗.他怎么可能还会有如此灵力.

“难道.难道从始至终.他都沒有动用过全力.”

一个念想.突然从众弟子心中浮起.

皓月讥笑的哼了哼:“和他做对.不自量力.”

旋即.他已经开始清算起.这一次豪赌之后.他能够剩下多少神域积分了.那数量是足够庞大和恐怖的.

秦石引落九龙.那青年也是皱起眉头.他万沒料到秦石竟然还会有如此后手.冷道:“小子.你究竟是什么人.”

“无名鼠辈.”

秦石冷笑.当九龙全部缠绕在臂膀上.九条龙首汇聚于他的掌间.他脚掌用力一跺.几乎是以奔雷之势.射向那团毒气的.

见秦石根本沒有正面回答自己.那青年也是咬了咬牙.道:“哼.好小子.你既然不愿意说.那我也就不去过问了.不过.轮回武学确实厉害.但你真的以为.凭一道轮回武学.就能够胜过我吗.”

“试试不就知道了.”

秦石耸了耸肩.脚步却沒有停顿片刻.一眨眼间他和那团毒气.已经只剩下方寸距离.九条龙首张开血口.露出狰狞的獠牙.

那青年眼神一寒.也终是将全身灵力祭出.一只手伸入进他眼前的毒气中.那毒气和他的手臂仿佛融合一样.微微的扭曲一番.像一个缩小的须弥空间.里面汇聚起极为阴邪的毒气.

“你想试.那我就陪你试一试.”

“毒枭灭世.”

那青年狂吼一声.全力的将拳掌轰出.

轰.

在众弟子的肉眼下.眼睁睁的看着那毒气.和九条恶龙在杀戮台上冲撞.一瞬间所引起的风浪.是足矣波及千万米的.

硕大的须弥空间.在刹那间都是剧烈的晃动起來.

轰隆隆.

狂野的爆破以后.众弟子全部退后数步.当一个一个稳住身形以后.个瞬间关系的事.就是这场旷世交手的结果.

“谁赢了.”

“是那石秦.还是那毒盟的少当家.”

“不知道.如果是那石秦的话.石秦就已经十连胜了吧.”

“确实.但不可能吧.石秦施展的轮回武学虽然强悍.不过.他和那毒盟少当家之间.足足差了几个档次.而且.你们沒听到吗.那少当家.也沒有畏惧.反而还施展出了个也十分恐怖的武学.就算不是轮回武学.也应该是造化上乘.”

“等结果吧.”

“有动静了.”

众人猛的举目.杀戮台上的风沙淡淡散尽.

而当毒气和风沙散开以后.众弟子都是微微一惊.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只见.在杀戮台上.屹立着两道身影.一道.黑袍裹紧.无疑是秦石.而惊人的是.在秦石的对面.那毒盟的青年.也同样沒有退后半步.

这让众多的弟子都是纷纷疑惑起來.

噗.

然而.在疑惑当中.在场上两人凝视之中.突然.一道鲜血.染红了杀戮台.那毒盟的青年脸色一变.腾腾腾的爆退出数十步.

当他停下身时.全场哗然.

“出.出局了.”

那青年低下头.他已经站在了杀戮台外.

他咬紧牙关.死死的盯着秦石:“小子.你赢了…….”

秦石独自站在原地.有一个动作全场谁也沒有看见.他默默将刚刚出击的手掌背于身后.道:“承让.”

言罢.他回过身.独自走下杀戮台.

整个过程.全场都被惊呆了.不知过了多久之后.轰.全场暴动.各式各样的喧哗停不下來.

“十连胜.十连胜.终于有人做到了.”

“石头.”付军几人.也是连忙围上來.一个一个充满了感激之色.道:“石头.这次真是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那雾盟这次真的就要灭亡了.”

秦石故作牵强的一笑.冲付军摇摇头.道:“付军大哥说笑了.我说过雾盟是我的家.那就永远是我的家.这是我应该做的事.”

沈逢春和敦煌在旁边跟着道:“对.雾盟永远都是秦兄的家.”

而和几人简单交涉.秦石眼神微微泛寒.冲着毒盟的方向望去.一下就扑捉到一名尖嘴猴腮的身影.那身影察觉到秦石的目光.下意识的打了个寒战

.连忙就想隐退.

“想走.”

秦石冷笑.当即虚空一握.一股巨大吸力将其抓回到掌心中.

“冯春言.”

看见那身影.雾盟的众人同时露出怒火.

“付军大哥.胜局已定.你们想要怎么处置他.”秦石将冯春言扔到众人中央.冲着付军问道.

付军眼神闪过寒意.狠狠的握紧拳.

“我要杀了他.”

突然.付军道.而在他的声音里.沒有半点的优柔寡断.杀意很浓.只是.他刚说出这话.青几人都是一惊.同时望向付军.阻拦道:“大哥.不可啊.这里虽然是杀戮台.不过如果闹出人命的话.终归是不好和域内交代的.”

“他令我雾盟多名骨干重伤.是他自己该死.”付军摇摇头.变的越來越坚决:“若是域内怪罪.我一人独自承担便是.青.如果到时候我受到域内惩罚.你來代替我担任雾盟盟主一位.”

“大哥.不可啊.”

“就是.大哥.咱们犯不上.咱们已经赢了.沒必要因为这种小人丢了性命.不值得的.”

青几人都紧张起來.纷纷的阻拦.

唯独秦石从一旁.始终都沒有说话.因为.他能明白.付军为何如此迫切的想要杀了这冯春言.

难道.就真的只是为了解一时之怒吗.很显然.这不可能.付军能坐到雾盟盟主一位.主掌上千近万的雾盟弟子.那其心性和心智.绝非凡人.所以不可能会如此冲动.

他之所以会故作愤怒.只是想要借此机会.彻底的除掉雾盟后患.毕竟之前听雾盟弟子所言.这冯春言如今在乱域之中.还是有些地位的.那些创世团的旧部.都很拥护他.如果能将他击杀.那创世团必会再次群龙无首.

秦石也是看穿这一点.所以才始终都不去做声.

“石头.你快劝劝付大哥啊.雾盟是他几十年的心血.绝不应该葬送在这种小人的手中.”女人心细.叶玲也看穿这一点.她也知道青几人的劝说.是不会奏效的.所以.向秦石抛來祈求目光.

青几人回过神.也同时冲秦石望來.

闻言.秦石淡淡一笑.他倒也并未阻拦付军.只是独自的朝前走去几步.笑道:“不就是想要他死吗.这好办.”

砰.

言罢.秦石手起剑落.水无痕在空间留下涟漪.当即.那冯春言.连反应的机会都沒有.脖颈处直接被划破出一道血口.一脸愕然.死不瞑目.

全场再次一惊.

“这.这.这小子.他疯了吧.”

“竟然.竟然敢公然在这须弥空间中杀人.难道.他就不怕八域的制裁吗.”

一瞬间.众多弟子下意识的都朝后退去一步.

付军、青、几人也是瞪大眼睛.叶玲更是娇容闪过悔意.她万沒料到.秦石会如此决断.

皓月也是微微皱眉.急忙上前:“石头.你疯了.就算是你.这样公开杀人.也是会受到处分的.你这是再给宗主他们惹麻烦啊.”

“是啊.本來.张浑那老家伙正愁找不到机会针对你呢.你现在这不是给他创造机会呢吗.”羽月也是失望的摇摇头.沒想到秦石会这样冲动.

皓月反应极快.猛然的上前一步.一把将水无痕从秦石手中夺下.旋即.他环视一圈.声音之中充满威胁.冷道:“都他妈给我记住了.人是我剑宗皓月杀的.这小子惹毛了老子.老子就要弄死他.你们谁要是敢造谣.老子连你们一起杀了.反正.杀一个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闻言.那群弟子都是微微一怔.

“都听见沒有.”皓月又凶狠的瞪了瞪眼.

“听见了.”一群弟子下意识的答应.

“皓月.你…….”看见皓月的动作.羽月露出担心之色.

“你什么你.真是啰嗦.”只是.不等羽月开口.皓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故意将声音压到.道:“他和我们不一样.就算让我拼了老命.这辈子也不可能走到剑宗宗主这一步.不过.对他來说.剑宗宗主.却未必是止步.我不能让他出事.流云的仇.我还要他替我來报.”

“但是这样的话.你…….”

后面的话.羽月沒有说出.然而皓月却是明白.

金山区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滨州治疗性病医院
山西市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青海治疗白癜风方法
本文标签: